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主是个权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七十一章 情话

公主是个权臣 水下城 1857 2020.02.14 23:54

  她其实不想笑的。

  可把一切的纠结疑惑都想通后的瞬间,她心里的第一感觉真真切切就是好气又好笑。

  合着这位傅家小姐大费周章就在这儿等着呢。

  为了掌家?为了立威?

  嗐。

  没必要,真没必要。

  她不是不明事理,早在知道这桩婚事定下时,她就理顺了这场联姻背后的利益关系——傅家小姐,傅燕青唯一的亲人,背后是一座洛阳城和三万河阳军。这对父王来说,是一个几乎无法拒绝的诱惑。

  而她,作为父王的女儿,无论何时何地何种境况,都必定与父王共进退。

  所以,她必须理解,必须识大体,必须深藏起情绪。

  她知道,她知道,她尽力做到。

  可……

  她理得顺利益关系,却理不顺心中郁结。

  昨日她尚因自己的淡漠迟钝自责,不料今日后知后觉阵阵钝痛,竟如丝如缕附着心脏,收紧压迫。顷刻间,酸涩无声滴入骨血,浸染心肺。

  唉,不痛快极了。

  郭知宜心不在焉地饮尽杯中苦茶,寻个蹩脚的借口便告退了。

  她有点累,想休息。可偏生,出王府没多远,车夫又报房朴拦路。

  “房大人?哦,是房大人啊。”郭知宜低头,面无表情地喃喃重复,继而像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抬手“唰”一把拉开车帘,仰脸扯出一个不像笑的笑容,“房大人有何见教?”

  郭知宜笑得诡异,房朴顿了顿,到嘴边的话转悠一圈变成:“臣观郡主神色有异,可是身子不适?”

  “身子不适?喔,是有些不适。”郭知宜手撑在下颌,笑面正对房朴,眼神却未看他,而是直直落在虚空一处。

  房朴无端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知道王府里的事情,昨天的和今天的都知道。他还知道,郭知宜是个敏锐的主儿,这会儿八成已经对昨天的事情有数了。他不担心郭知宜知道,现在的举动只是为了亲眼确认郭知宜的态度。

  但是……

  在他的猜测里,郭知宜也许会很生气地质问他,也许会趁机得寸进尺地提条件,也许会阴阳怪气地讽刺他……反正怎么也不该是现在这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模样。她这副模样,反倒叫房朴有点不放心。

  就像老话说的,不怕她闹,就怕她不闹,暗地里憋什么大招。

  房朴提防地看她,“郡主这么多年来一直折腾自个的身子骨,又是伤又是病的,如今好容易安定下来,是该静心休养一阵儿了。”

  房朴特意在静心两个字上咬得很重。

  郭知宜将他眼里的防备看得清清楚楚,一时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一方面她心知对方是正常表现,另一方面她……她就是心里不舒服!

  很不舒服!

  是腹中有千言万语但到了嘴边就变成无话可说的不舒服!

  但是,算了。

  郭知宜失望地摇头,看向房朴,眼中有淡淡的讽意,“房大人所言有理,长安受教。”

  “不敢当。”房朴作出恭敬的姿态。

  郭知宜放下帘子,遮住从外打量的目光,只余淡漠、听不出情绪的声音从马车中传出,“长安也有一句话想告诉大人,长安愿为大体退让,直到退无可退,也只到退无可退。”

  不等房朴再说,郭知宜已令马夫扬鞭离去。

  房朴目光追着马车消失在转弯处,方收回视线,无言地笑了笑,眼中没有温度。

  --

  “把王府里的人都撤出来?”

  青邱立在旁边,震惊地瞪大眼,不确定地又询问一遍。

  “对。”郭知宜边自斟自饮,边漫不经心地确认。

  “可,为什么?”

  郭知宜道:“日后我在王府应是不会久待了,没必要留下这些容易引发怀疑的东西。”

  青邱皱起眉,还想再劝,视线向后一移,瞧见正慢慢走来的陆韶,未尽之言便塞回去,改为求助陆韶。

  陆韶摆手,“你先下去,我与郡主有话要谈。”

  青邱行礼告退,房内一时间只剩下浅浅的呼吸声。

  “查到什么了?”郭知宜放下杯子,出言打破沉默。

  “我看见,”陆韶顿了顿,叹气道,“看见傅燕青手背上确实有块很明显的疤痕,像是箭伤留下的。”

  郭知宜已经不惊讶了,不止不惊讶,她脸上神情甚至带着释然,“猜对了,也想明白了。”

  又是一阵无言的沉默。

  陆韶在郭知宜对面坐下,慢慢地,慢慢地抬手,包住郭知宜搭在桌子上的那只手。

  热度沿皮肤相触的地方缓慢扩散,郭知宜明白对方的安抚之意,撑起一点笑,“我并没有多难过,真的。你想啊,父王有这么一个聪明能干、背景还强大的贤内助,是件好事。日后,她便是晋王府的女主人,她的一言一行就代表晋王府,迎来送往的便再无需我过问半分,如此,我不就落得清闲了吗?安安静静做个花瓶似的皇朝郡主,也就不用终日提心吊胆,不用舟车劳顿地奔波远处,更不用没完没了地劳心劳神,也挺好不是?”

  “或者,我趁现在学学女工,说不定还来得及赶制嫁衣?”

  陆韶起身,用桌上甜点堵住了郭知宜的嘴。

  郭知宜嚼了几下,咽下去,“我是在说真的。”

  陆韶摇了摇头,俯身,认真道:“郡主不是易碎的花瓶。”

  两人的距离一下拉得很近,郭知宜没有后退没有躲,毫不避让地盯着对方,“那我是什么?花瓶里的花?”

  “不是。”

  四目相对间,郭知宜听见他一字一顿,说着笨拙而真挚的情话。

  “安安就是安安。”

  “独一无二,无可比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