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主是个权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六十一章 比试

公主是个权臣 水下城 3537 2020.01.12 23:32

  “过来。”城外桃花林一事后,郭知宜初进宫,即刻就被郭维给叫住了。郭维盯着她的脸,上上下下打量许久,才松开眉头,不满地嘀咕,“你呀,这次也太不小心了,女孩子的脸就是半条命啊。”郭维手指点了点郭知宜的额头。

  郭知宜乖巧一笑,完全不反驳。

  郭维摇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要是哪天朕不……那么放纵你了,看你怎么办?”郭维说到一半,微顿了一下,但很快他便不着痕迹地将这点停顿遮掩过去,不教郭知宜察觉分毫。

  “噫,那安安可不久大难临头了,真吓人。”说着吓人,但郭知宜双手托着下颌撑在书案上,眼里含笑,看不出一点害怕。

  “……”

  乖是真的乖,皮是真的皮。

  在家里是又乖又俏的小姑娘,到了外边就是又野又厉的小伙子。

  郭维拿自己这个孙女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最后吹胡子瞪眼地把人赶出去,自己静了静心,精神集中到桌上成堆的折子上。

  郭维提起笔,深吸气,头也不抬地朝缓缓关上的殿门低声嘱托,“别走太远。”

  李四福失笑,在门外称是。

  郭知宜没有目的地慢慢踱步,绕过几道回廊,穿过厚重的宫门,意外走到了御花园里。

  御花园里春光正盛,奇花异草目不暇接。见状,郭知宜四处游弋的目光顿时停住。

  她记得,前朝隐帝刘承,最是喜爱各种奇花异草。如今宫中的珍奇花草,大多都是那时留下的。只一年的功夫,皇宫大内的繁花依旧,但看花的人却是完全不同了。

  世事变迁,让人唏嘘。

  郭知宜这边感慨着,跟在身边的内侍见她驻足,堆笑说起了百花的来由。郭知宜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听,不时温声笑着点头。

  小内侍得到鼓励说得更加起兴,“御花园许久没人游览,郡主还是今春第一个一睹芳颜的人呢。”说完,小内侍瞄了眼郭知宜的脸色,不忘说两句俏皮话拍马屁,“不过说来也是这些花儿倒霉,没人来的时候是半个人影也见不着,白白地浪费了好不容易开出来的景色。如今吧终于有人来看了,但是竟来了个比它们还美的,只怕日后要羞得不敢见人了。”

  郭知宜失笑,“你倒是能说会道。”

  小内侍憨憨一笑。

  有李秀秀那件事在先,郭知宜怀疑自己的体质对什么花粉过敏,并不敢在御花园多待,只在水边的凉亭里多站了一会儿。

  风拂水而来,温柔中带着些微凉意,似乎能抚平心海的皱纹。

  郭知宜闭了闭眼,身边的人有眼色地后退了两步,四周立刻安静下来。

  片刻后,郭知宜突然开口问道,“宫里总是这么安静吗?”

  小内侍点头,含笑道:“陛下勤政,后宫空悬,偌大的皇宫也就只有郡主和两位王爷来的时候热闹了。”

  “对了,还有晋王妃来的时候。”

  “晋王妃?”郭知宜眼睑低垂,玩味地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

  郭知宜的语气慢悠悠的,听上去和善又温柔,但小内侍却是忽然颤抖了一下,他敢打赌,他绝对在长安郡主的话里听出来一丝冷意。

  小内侍立马改口,“是傅小姐。”

  “紧张什么,”郭知宜低头捡起被风吹掉的一片柳叶,轻飘飘地一笑,“京城人人皆知,三日后晋王大婚,洛阳傅氏女将成为大周的晋王妃。板上钉钉的事情,有什么不能提的?”

  “是…是是。”小内侍低下头,不敢多言,生怕自己说错了话。

  郭知宜轻嗤一声,再无了赏玩的兴致,转身回到钟灵宫,正好碰见前来寻她的郭意城和李秀秀两人。

  郭知宜抬眉,唇角动了动,牵起一个温和的笑,“小王叔和秀秀怎么来了?”

  郭意城大大咧咧地说道,“李姑娘说想见你,我就陪着来了。”

  李秀秀不好意思地一笑,“臣女前日犯下大错,日夜心中忐忑,不敢不亲自到郡主面前赔罪。”

  郭知宜牵住李秀秀,带着人往自己宫里进,“我不是教倾棠姐姐转告你了嘛,不碍事的,何况瑾瑶也专程与我说过,你那盒红粉并无异状。此事只是意外,我是相信你的,你不必挂怀。”

  李秀秀眼睛亮亮地“嗯”了一声,心中高兴得像是烟花炸开。

  这时,郭意城后知后觉迷瞪道:“什么桃花林?又发生什么事了?”

  郭知宜一脸无语:“小王叔最近都不出门走动的吗?”

  郭意城揉着头,满脸苦大仇深:“是啊,舅舅最近总拘着我,逼我看这个子那个子,还不许我斗鸡,不许养蛐蛐,我京城头号纨绔的排面都快没了。”

  郭知宜了然,笑了下,“国舅爷也是为小王叔好。”

  “哼,”郭意城移开眼,撇着嘴道,“谁知道是为了谁好呢?”

  郭知宜敛目,深深地看了眼郭意城,在心中愉悦地笑了笑,面上不动声色。

  到了钟灵宫中,李秀秀的眼睛像盛着碎光一样,亮晶晶地看向四处,脸颊微红,手脚都有点不知道往哪儿放。

  郭知宜打趣,“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紧张起来了?”

  “臣女,臣女……”李秀秀磕磕绊绊地开口。

  “唉,看得本王着急,”郭意城坐没坐相地倚着柱子坐在阑干上,懒洋洋地说道,“本王替她说,她仰慕安安你许久,今儿见到你快高兴傻了。”

  “唔,是这样啊。”郭知宜悠悠道。

  李秀秀脸红了一下,直觉自己头顶都快冒烟了,她羞恼地瞪了郭意城一眼,扭过头看向郭知宜,闭了闭眼……承认了。

  郭知宜见状,更觉好笑不已。但是看见小姑娘已经不好意思到随时有可能在钟灵宫挖个地缝钻进去,郭知宜体贴地把笑意憋了回去。

  “对了,本王看李姑娘的武艺好像不错,不如你们比试比试?”郭意城在边上饶有兴致地问(撺掇)道。

  郭知宜缓缓扭头,静默片刻后,一脸不忍道:“小王叔该不会连秀秀都……”

  “你怎么知道?”郭意城脱口而出,随后立刻捂脸,“啊啊啊!不许造谣胡说,那是本王让她!”

  才被郭意城摆了一道的李秀秀,很不给面子地低低笑了出来,幽幽吐字,“是呢,康王殿下只让臣女出了七分力。”

  “哦……”郭知宜挑眉,看向蹲在柱子边几乎自闭的郭意城。

  郭意城郁结,“那是李秀秀她真的还挺厉害的,毕竟是李荣将军的女儿,将门虎女,依我看,不比十三四岁时的安安差多少。不信的话,你们比试一下?”康王殿下坚持不懈地从旁挑唆道。

  “嗳,”郭知宜佯作无奈,“好吧,我就帮你找回这个场子,让全京城人知道谁才是这座京城最不好惹的小霸王。”

  李秀秀抿唇笑了起来,而后抬头,明眸里写着跃跃欲试。

  郭知宜低头一笑,再抬眸,已是一副严阵以待的姿态。

  郭知宜微微点头,几乎在同时,李秀秀脚下立刻迈开了步子,手掌劈向郭知宜的面门,被郭知宜一个后仰躲开。一击不中,李秀秀迅速调整步伐,出现在郭知宜靠左的侧前方,一手格挡一手袭向郭知宜的肩膀。等郭知宜抬手扣住肩膀上的那只手的时候,李秀秀即刻松开了另一只手,足尖轻踮半旋,灵活地绕到了郭知宜背后,抬手从后颈绕过,打算扣住郭知宜的颈项。

  但不等她收紧手臂,郭知宜猛地低头,侧身,一把捞住李秀秀的手腕,顷刻将人困在了自己身前,再动弹不得半分。

  比试结束,郭知宜立刻松手,关心道:“没抓疼你吧。”

  李秀秀笑着摇头,神情较比试之前更亢奋,“没有没有,郡主果然很厉害。”

  旁观的郭意城倒是有点担心,“安安天生神力,你真没事吧?”

  “真没事,”李秀秀撩起一截袖子,露出皓腕,“看,手腕上没留下一点红印。”

  郭意城被那截白森森的腕子晃了眼,慌忙移开视线,支吾着转移话题,“安安你怎么一点都不让着点人呢?毕竟人家比你小。”

  郭知宜轻笑着看他,“像让着小王叔一样吗?叫人家到时候也像小王叔一样,谁都敢上去挑战一番?”

  “……”

  有被冒犯到。

  郭意城的注意力顺利被转移,“好了,本王宣布,以后和长安郡主再不是朋友了。”

  “唉,好啊,陆韶准备的东西看来是派不上用场了。”

  郭意城一顿,迅速补上一句话:“……而是最亲近的亲人。”

  李秀秀被叔侄俩的相处模式逗笑了。

  郭知宜失笑地移开视线,转身看向李秀秀,“你习过武?”

  “算不上习武,”李秀秀赧然,“就是跟父亲学过点防身功夫,没法和郡主比。”

  “别,不必贬低自己,”郭知宜努嘴,压低声音道,“你要是贬低自己,让康王殿下情何以堪?”

  李秀秀噗嗤笑了出来。

  “喂,你们在说什么呢?”郭意城没听见这两人说的什么,但直觉和自己有关,且不是什么好话,看向两人的目光变得狐疑起来。

  郭知宜摇头,“我在说,秀秀的身法很灵活,底子也好,很有练武的潜力。”

  郭意城惊叹,“能得到你这么高的评价,我大周岂不是又要出一位女将军?”

  “说不定呢?”郭知宜朝李秀秀眨了眨眼睛。

  李秀秀微愣,扬脸灿烂一笑。

  --

  “你最近怎么又和长安郡主走这么近?”

  李秀秀刚一进门,就被李夫人拦下质问。

  李秀秀眼神微变,顿了片刻后,一脸茫然地看向李夫人,“因为康王殿下在呀。”

  “康王?”李夫人蹙眉思索,“康王殿下和郡主关系很好吗?不应该啊,杨夫人说过……”李夫人低声嘀咕了几句。

  “母亲说什么?”李秀秀敏锐地捕捉到一个关键字眼。

  “没什么。”李夫人抬眸,严肃地看她,“总之,母亲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也许你现在还不理解,但你照做就是,等你再大一点你就会明白母亲的苦心了。”

  李秀秀乖顺道:“女儿明白。”

  --

  “明白,本王明白。”郭意城不耐烦地放下茶杯,阻止面前人唠叨,“这不是李家小姐没去过皇宫,本王带她进去转转,正巧碰上安……长安了,真不是本王有意去找长安的。”

  对面的杨敏学一顿,“原来如此,倒是舅舅错怪你了。”

  “嗯嗯,”郭意城撑着脸点头,“本王正是按照舅舅的意思,带着人小姑娘在京城到处玩玩,舅舅别总大惊小怪。”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