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生之激荡年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2章 商场如战场(二合一章节)

重生之激荡年华 皇家雇佣猫 4698 2019.06.20 11:00

  (最近会发4千到5千字大章,基本上和原来更新量相同,一起码出来可以治治我的拖延症)

  顺子在期间为他们准备了一份特色食物,端了个木色的小盘子送上来,她比了些手势。

  黎文博翻译,“顺子说这是送给我们的礼物,是她从小就特别爱吃的御手洗团子,希望你们两位可以尝一尝。”

  付与萱提起酒壶为两人都倒上酒。

  那边继续翻译:“御手洗团子是将糯米团搓圆做成的丸子以竹签串在一起,稍微烤过之后,现在淋上砂糖酱油的酱汁就可以吃了,是非常好吃的甜点。两位,试试?”

  顺子看起来还不到一米六,牙齿不是很整齐,但笑的很真诚,笑容很有感染力。

  “帮我谢谢她。”温晓光说道。

  黎文博还有手语这本事,他以前倒是解释过,因为妹妹从树上摔下来后天哑巴了,为了交流才慢慢会的。

  他比划给顺子看,顺子则比了个手势。

  温晓光看不懂。

  黎文博说:“顺子说不客气,并希望你下次再来,她还说你的笑容很帅气,问你为什么不去当演员。”

  温晓光哈哈一笑,“因为没有当老板挣的多。”

  这是个开玩笑的答案,顺子只聊了这么两句就离开,没有再打扰他们,其实也说不上打扰,她有很纯净的笑容,一尘不染,难怪黎文博会喜欢来,这儿的确会让人觉得逃离了喧嚣的城市。

  “如果你不当老板,你不搞财务,你们最想干什么?”

  付与萱闷了一口酒,“我还有说的价值吗,已经晚了,晓光还有大量的选择机会。”

  “不不不,”黎文博轻缓的摇头,“当你意识到一件事情已经很晚了,注意,你开始意识到了,那么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恰恰是最早的时候。”

  “那就教师吧。因为容易结婚。”

  温晓光和黎文博噗嗤而笑,“结婚和职业无关,和人有关。”

  温晓光不能容易他这个五十岁人的老观点,“婚姻绝对和职业有关,你当你们那个年代,媒婆说一下,差不多就结啊?”

  “与萱到底向往婚姻的什么?”

  “一方面是社会和家里的压力,一方面我自己也想,其实我不是多么想要活成精英的人,我是个过日子的小女人,一个普通人,不干轰轰烈烈的大事,所以我需要伴侣和孩子,让我感觉这辈子没有在虚度。”

  黎文博竟然赞同,“她说的对,到我这个年纪就能体会到了,因为我有慕文,我才是我。”

  付与萱‘嗨’了一声,又闷一口酒,“不说这个了,除了当老板,你还会选择当什么?”

  “军人。”温晓光想了半天,给了这回答。

  “为什么?”他俩都问。

  “要么口袋强大,要么肉体强大,我总得占一个吧?”

  “精神呢?”黎文博道。

  温晓光带些酒精的思考大概是更加暴露,他说道:“我对苦行僧和看破红尘的智者不感兴趣,我愿意当个有七情六欲的俗人,弘扬正义也睚眦必报、洁身自好也色而不淫、博采众长中也带些自以为是、真要讨厌我的,我就去他妈的。”

  “哈哈哈。”黎文博忍不住大笑,“我就知道,少年得志的,怎么能没有一点傲气,平日里,你内敛的不像话。”

  付与萱也是抿嘴轻笑,刚刚的温晓光真的有些小帅。

  个性十足的坏蛋往往比随和平庸的好人更具有异性吸引力。

  可惜了,付与萱更加惆怅。

  这一顿他们喝的不算少,尤其温晓光,往常几次喝酒,他是不想醉,所以加以控制,基本上生活里也没有多少能强迫他喝酒的人,所以从不醉酒,今天却有些例外,他放松开来后,兴致起来。

  付与萱就更别提了,没人陪她喝,她都能自己给自己干醉。

  好在这里的顺子人很好,与黎文博也熟,最后他是和这个日本小姑娘交流,给他们一人一间房,晚上在这边休息下来。

  ……

  ……

  隐约中,温晓光仿佛听到水流的声音,他的脑袋有些昏沉,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睡在一张榻榻米上,屋子里也没有其他人,回忆冲进来之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赶紧整理自己的仪容,拉开木门出去,门口有一个小池塘,竹管不知从何处引流,一直流出清水,池塘里栽种荷花,却因季节并未开花。

  绕着走廊走了几步,他看到顺子在清洗食材。

  这地方根本不是什么饭店,不然肯定血本无归。

  顺子大概是耳朵很灵敏,所以他靠近就被发现了,然后就是一个很纯净的笑容,和一个鞠躬。

  温晓光不会比划,说出早上好,也没得到什么回应。

  顺子指了指对面的屋。

  温晓光过去看,原来是付与萱在这边睡。

  那黎文博呢?

  顺子不会讲话不方便,他还是想着直接打电话找他,却在掏出手机时发现有短信,正是黎文博发来的,告诉他昨晚的情况。

  于是温晓光作罢,收起手机摇晃付与萱,“起来了,起来了。”

  她挠了挠脖子,很没品的样子,翻了个身继续睡。

  “起来了,今天结婚不能再睡了。”

  温晓光亲眼看到侧睡的付与萱一下子睁开眼睛,再看到他,惊坐而起,捂着毯子就往后退,“这……这是哪儿?”

  “顺子的餐馆,我们都喝醉了。”

  “我天,怎么又醉……”付与萱赶紧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被脱了一些,比光着要好。温晓光也被脱的,大概分别是由黎文博和顺子帮忙的。

  “洗漱一下,一起去公司吧。”

  温晓光站起来向外走。

  付与萱还在震惊中,“我们没发生什么吧?!”

  “就算发生了什么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你怕什么,动作快些。”远远的声音传来。

  女人浑身摸了摸,有一股子懊悔:我怎么又没感觉……

  早上吃了顺子准备的早餐,温晓光多给了价钱,算是昨晚的住宿费,往车上一坐,付与萱就要先回家。

  她解释道:“我有文件带回去,只看了一半就换衣服出门了,今天要用,绕道取一下吧。”

  没什么关系,都在中海大学附近,离的也不是很远。

  除了这个,其他的她有些难以启齿,犹豫了半天说:“昨天晚上,我好像听说你有女朋友了,是吧?”

  “是啊。怎么了?”

  “搞的我怪不好意思的,有时候酒品不太好……我跟你说,两个人相处需要适当的善意的谎言,你不要什么都说。”

  温晓光想笑,“你真的假的这么严肃,有没有发生事,你自己感觉不到吗?”

  他是想笑,但说起这个付与萱想哭,“我还真一点儿没感觉到!”

  温晓光:“……”

  “所以那就是没有啊!”

  “对!”付与萱一拍手,感觉是老娘逮住了,“我就是想表达这个意思,和上次一样,就当没有!”

  温晓光转过头用很神奇的眼光看着她,“你真是妥妥的渣女啊。”

  “是,领导的批评我虚心接受,这不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

  “不是批评,其实我俩一直没什么。”

  付与萱顿了一下,“……果然男人有了女朋友,都会开始否认,我理解,但你是不放心我吗?我保证我绝对不会露出任何风声或者蛛丝马迹影响到你的正常恋爱。”

  温晓光:???

  她还在说:“我是成人,我对这个事持开放态度,咱们互相不负有责任,互相保密。对了你和你女朋友应该已经……已经……”

  “我们才刚刚开始!”

  付与萱托着腮,愣了愣,“奥,那真对不起……不过应该也还好,反正男人看不太出来,除了像我这样年纪大一些的,对了,你女朋友应该不大吧?”

  温晓光不想和她交流。

  “我猜也不大,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

  ……

  到了家里,她上去拿资料,温晓光在下面等,动作很快,不过她下楼的时候撞见一妇人,老太太拎着塑料袋,应该是刚刚买菜回来,从和她的交流来看,应该是很熟悉的。

  “那是你母亲?”等她再坐进来的时候,温晓光问道。

  付与萱回答:“啊,是啊,你看见拉?”

  他努了努嘴,后视镜看的一清二楚,老太太正朝这边看呢。

  “哎哟!”女人见此情景按下他的头,“别让她看见你,咱赶紧开车走!”

  这一手挠他后脑勺是完全没料到。

  “我跟她说是女同事在等我,别被她发现我在撒谎,这要是个男同事还送我上班,我还一整晚都没回家,她能想象出一整套韩剧剧情出来、”

  “你觉得这样她就发现不了我?”温晓光问。

  付与萱也不确定,“应该没吧,年纪大了,眼睛能那么好使么?”

  拐过弯之后他才正常坐,“怎么?现在父母和你一起住了?”

  “之前一个人跑出国吓到他们了,以为我要想不开,另外一个原因,你懂的,每天烦死我了。”

  “那你应该完了。”温晓光僵硬的说:“你母亲见你之前先见到的我。”

  “什么意思?”

  “停了一辆陌生的车在家楼底下,注意一下而已。”

  叮铃铃玲~

  付与萱一激灵,她的手机响了,再一看,睁大了眼睛说:“我妈!”

  “任何状况,请在5月1号之后再说。”温晓光只有这么一个要求。

  是的。

  这时候是需要个人的生活和家庭让步于工作的时候,就算是他自己也是的。

  何雅婷之前就打电话过来很甜的说要和他在劳动节出去旅游。假日出游是大多数上班族的普遍选择。

  而且没有人比‘刚刚开始扮演男朋友角色’这个物种更喜欢双人出游,懂的自然懂。

  因为假期房子贵,且不好订,并且已经是情侣关系,怎么好强制你要求订两间房?

  对于温晓光来说,因为是她先提出所以连套路都可以省了,这个世界上只有愿意被你套路的人,没有真正被你套路的人。

  但是,

  他含着泪选择了拒绝。

  因为他不能不在。

  温晓光一到公司,就是战斗氛围,这几天情况多,每天第一件事就是例会,因为昨天必然有新情况,自然就要商讨对策。

  “和供货商再确认一次,一定要保证,没有任何问题。”这些事情黎文博抓的很紧。

  而要说真正需要做的事,越临近反而越少,如果是相反,那就说明你们有问题,怎么能时间没剩多少,然后事情一大堆呢?

  温晓光站在会议室的门口,里面是刘以琦正在接受采访,是的,她的长相为她赢得了关注度。

  我为自己带盐已经在短短一个星期之内席卷网络,各种各样的段子被人们拿来使用,温晓光的手里还有一样东西,那是刚刚助理准备要交给刘以琦的,被他半路截胡。

  等到结束后,他进来。

  “怎么样?”

  刘以琦揉了揉脖子,“别的倒没什么,太夸张了,我昨儿走在路上都被认出来了!”

  “还有更夸张的。”温晓光把东西交给她,“邀请邮件,恭喜你,可以进入娱乐圈了。”

  “是吗?”刘以琦笑了起来。

  “当名人的感觉如何?”

  她眯着眼睛想了想,“挺爽的,哈哈。”

  大概女孩子的性格更愿意被聚光灯照耀,那让她们看起来像是公主,温晓光插着口袋说:“你现在也是带流量的人了,竟然有综艺节目邀请你。”

  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前几年叫偶像派和实力派,往后叫实力演员和小鲜肉,实际上这中间的界限在更加明显,大概是真人秀火了,于是一大批演戏靠抠图、台词靠123的艺人起来了。

  你再去看他们履历,就发现是参加了哪年哪个比赛,获得了第八名,然后出道。不是第一名,是第八名,不知道前七名干啥去了,或者说不知道第八名干了啥,反正出道了。

  互联网的流量概念到了娱乐圈,于是乎长相成了最便利的通行证,去年底到今年初,快乐大本营出了‘各行各业美女帅哥’的系列,效果竟然不错,你说气人不?

  刘以琦翻了翻,“是因为我们公司付钱的吗?”

  “我们付的是广告费用,应该还是你本人的条件带来的,他们也在蹭热点,邀请到我为自己代言的女主角对收视率肯定是有好处的。”

  对于观众来说,我们看到的是那些嘉宾,但是你不知道人家节目组究竟邀请过什么人,肯定有不少人被邀请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上不了。

  温晓光较少关注综艺节目,但是也有耳闻,就说明那是真有一定知名度的,所以想了想他说:“你提的付钱……其实可以过去谈赞助,带上个律师,综艺节目的爱好者以年轻人居多,这钱不会亏的。”

  “那我今天就飞长纱,早录早回!”

  “等着你的表现,对了,如果有邀请你会去演戏吗?”他忽然想到这个可能性。

  依刘以琦的大胆而不安分的性格……她点头了,“我愿意尝试,如果好玩的话,不好玩就不干了。”

  4月27号下午两点,刘以琦落地长纱。

  1号是赶不上了,人家节目组是录制,这周录,下周放,不过也没关系,一来,优客不是一锤子买卖,干完那一天就收工,二来,还有一个叫做预告片的东西,三来这只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她能获得这样的邀请,实际上也是宣传效果很好带来的自然结果。

  然后就在那一天的前十几个小时,这样关键的时候,优客忽然面临一个生死困境,

  “温总,黎总请你出席临时会议。”

  “嗯,马上到。”

  黎文博邀请了几位高管,把一份东西摔在桌子上,“我隐隐感觉陈年不会让我们这么舒舒服服的过这个砍,但我没想到凡客在这个时间点举报我们销售的成衣有质量问题、在广告中滥用夸大宣传!”

  同行是冤家,连虚假的善意都不愿意伪装。

  任知婕作为设计者最为气愤,甚至爆粗口,“妈的!开始使用卑鄙手段了!”

  会议室气氛凝重了起来,一切准备都会因为这个而打上折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