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侦探推理 超类接触

超类接触

茄子的忧伤

  • 悬疑灵异

    类型
  • 2018.12.23上架
  • 22.87

    连载(字)

496位书友共同开启《超类接触》的悬疑灵异之旅

见习叶小强 见习gfvre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 自杀?

超类接触 茄子的忧伤 2851 2018.12.23 12:33

  帝都大学物理系研究生院,宿舍604号。

  一位年轻人爬上窗口,纵身一跃。

  天才的陨落,最令人婉惜,蒋晓军跳楼的事情,很快在学校里传开,大家都在猜测,蒋跳楼恐怕和他的导师有关。

  蒋的导师张吾常,是学校的明星老师,学术界的权威,听说他的研究成果堪称诺贝尔奖级,如果他也像诺奖得主那般普遍高寿的话,相信终有一天他也能走进瑞典皇家礼堂。

  张老师是个非常严格的导师,他对自己学生更是出了名的严苛,能从张老师手中拿到学位的人,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

  可是张老师不近人情的做法,却也让许多人对他的人品颇有些微词。

  已经不只一个人在张老师手下自杀了,这种情况也让学校监理会的那些老头们很头痛,有人说蒋就是因为在张老师手下压力太大,甚至连学位都拿不到,所以才会情绪失控以至走上绝路。

  可是帝都大学向来以治学严谨,课程坚深著称,每年因为没法完成学业,而无法拿到学位的就高达百分之三十,在这些人当中,也没见到有谁因为拿不到学位的事情而自杀。

  何况能被张老师招进班里的学生,绝对不是等闲之辈,拿个学位对他们来说并不难。

  而蒋晓军又是这一届中最优秀的学生,任何一个学生因为压力过大,进而选择轻生都不会让人如此意外,只有蒋的陨落,才会牵动着物理系所有师生们的心。

  因此张老师的暴君名声,已经在学校里传来,据做过他学生的人说,张老师极其独断,不愿意听取任何人的意见,以至于在他手下做研究的学生,更像是被他控制的奴隶,在大家的猜测中,这大概就是蒋选择自杀的原因。

  至于,要对张老师追究责任,监理会的老头们也拿不定主意,毕竟学校一直都鼓励在校老师,勇于带领学生向学术和科技的前沿发起挑战,也许像张老师这样把学生当畜生一样使的导师,确实不多见,甚至可以说他是在压榨学生,但终究张老师也是为了带学生,尽早的做出成绩来,才会对自己的学生如此严苛。

  年轻人的逝去,无疑是一种损失。

  何况像蒋晓军这样出色的学生,他注定不是普通人,如果不出意外,他就是未来国家的栋梁。

  每失去一个这样的年轻生命,不只是一个家庭的悲剧,更是国家衰落的滥觞。

  最后学校监理会的老头们为了稳妥起见,还是选择了报警。

  ······

  已是夜晚,朝京区一局刑警队,刘队长带着几个队员往帝都大学赶来。

  “李艳,听说你以前在帝都念过书。”开车的是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子,他叫张大保,入行七年,曾经获得过全国散打比赛第二名,是个搏击高手,跟在刘队长身边已经三年了,平时在队里他是大家的开心果,但是办起案来,他又是冲锋陷阵,让犯罪份子闻见丧胆的能人。

  此时,副驾上的刘队突然对大保的问题提起了兴趣,他瞄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李艳。

  李艳穿着黑色制服,扎着马尾,正望着窗外远处的建筑物发呆,她的表情似乎有些迟疑,好像在回忆些什么。

  “艳子?你在想什么呢?”大保问道。

  “喔!”李艳回过神来:“对,我在这里念过二年心理学,后来发现自己实在不是搞心理学的料,所以就重新上了警校!”

  “呵呵,没想到原来在我身边,真有一个高材生!”大保有些揶揄道。

  “我哪是什么高材生呀,如果不读警校,待在这里我可能毕不了业。”

  “哈哈哈!”大保突然大笑道:“我看你刚才不是在回忆念书的事情,而是想起了你的老相好吧!”

  李艳脸色一红,这个死大保真是讨嫌,竟然还真被他说中了。

  再次见到记忆中熟悉的帝都大学标志性的钟楼,李艳立马想起了曾经在钟楼下,那个穿着风衣,戴着厚厚眼镜,在风雪里瑟瑟发抖,手中捧着鲜红玫瑰,一直等她到傍晚的男生。

  他是一个学霸型的天才,在李艳眼里没有比他更聪明的人。

  但李艳自己却不是个学霸,所以李艳常常要泡在图书馆,熬到图书馆关门,她才会回宿舍。

  于是常常站在图书馆外等待她的那个男生,便成了女生们口中,令人羡慕的别人家的男友。

  现在想起那段交往的经历,李艳心里面还是甜甜的滋味!

  ······

  被大保说中自己的心思,李艳恼羞成怒的打了他肩头一巴掌。

  大保紧接着更加大声的笑了。

  这时,副驾上的刘队清了清被烟酒迫害多年的老嗓,然后声音略微沙哑道:“这个案子的资料你们都看了吗?”

  刘队一开口,车里的气氛立马严肃了起来,刘队平常就是个严肃认真而又不苟言笑的人,只要他一开口所有人都竖起耳朵,生怕错过了这个号称警界神探的老队长口中的只言片语。

  大保打了个哈欠道:“刘队,您为什么要亲自来查这个案子,局里有那么些重要的案子还没有头绪,一个普通的坠楼案,您到是挺上心的?”

  “李艳你把这个案子的资料给大保说一遍!”刘队脸色有些凝重,大保跟了他好几年了,也是他最看好的一个徒弟,可是张大保粗心大意的毛病还是没改,他竟然连最起码的案件资料都没有认真看。

  “蒋晓军,25岁,帝都大学物理系研究生·········”李艳立马将案件资料脱口而出。

  听到李艳一字不落的将案件资料背诵出来,大保突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耳朵,他这个入行七年的老警察,看来还不如刚毕业不久,来局里没几个月的小丫头片子强。

  “艳子,你可真行,过目不忘呀!”大保脸露尴尬。

  而此时,刘队的表情却显得很沉重,他突然语气严厉的问道:“大保,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

  大保听出刘队是在考自己,可这个案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要不是刘队非要亲自来查这个案子,大保也不会关注到此案。

  这时大保竟有些如坐针毡,他之前察看过死者的资料,还有死者现场的照片,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何况死者的生活非常单调,最常去的地方就是试验室,接触的人也很单纯,除了老师和同学外,没有任何其它人,从种种情况分析来看,死者应该就是自杀。

  “呃——!”大保原本判断死者是自杀,但刘队这么一问,他突然变得不自信:“调查结果,已经········我觉得········应该是自杀!”

  刘队听罢大保的回答脸露失望:“大保,你干警察多少年了!?”

  “啊!”大保不明白,刘队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干警察七年,刑警五年!”

  “那你应该知道,干我们这行,要拿证据说话,什么叫你觉得死者是自杀!”

  自从跟了刘队,张大保还是第一次听到刘队用这么重的口气批评他,这让大保一时感觉到诧异,他觉得刘队今天似乎有些奇怪,向来沉稳的刘队竟然变了一个人似的,脾气突然很暴躁。

  “李艳,说说,你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刘队转而开始问李艳。

  李艳立马回答道:“这个案子看起来,像是自杀,不过我注意到,就在今年物理系就有好几个学生死亡,死者都被认定为自杀,可是这还不是最奇怪的地方,除了帝都大学,还有其它知名大学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而且死者大多都是像蒋晓军这样的高材生,其中也有教授级的学术界权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大学里发生如此多的自杀事件,有些太诡异了!”

  嘶——

  大保不由自主的暗暗吸了一口冷气,他抓抓有些发红的耳朵,惊讶道:“李艳,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

  “刘队安排我去了档案室看卷宗,这段时间我把结案的没结案的卷宗,全看了一个遍!”

  “卧塞,你真全看完了!?”大保不可思议道:“档案室有好几万套卷宗吧!”

  “三万九千一百五十四套,还只是我们这一区近十年的案子!”

  李艳说完,大保有一种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冲动,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片子能在如此短的时间看完卷宗,还记得这么清楚。

  原本大保还觉着奇怪,为什么局长不安排自己的侄女陈丽做刘队的助理秘书,而把李艳安排了过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原因!

  现在看来自己还真不能再小看这个丫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