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是幕后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特别篇》(本章免费)

我是幕后大佬 一刀斩斩斩 6021 2019.02.22 22:12

  《特别篇》

  (接122~123章后续)(这是重点)

  (本特别篇不与主体故事相连,也无任何牵扯内容,更不是伏笔,就当是另外一个故事)

  (意思就是看看就行,不用推演剧情!)

  “啪”

  一束强光打在秦宇的脸上,刺的他双目生疼。

  骤然惊醒的秦宇只觉得浑身酸痛,铁椅与手铐的冰凉触感让他的身躯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强烈的困顿疲倦感更是让此时的秦宇显得尤为茫然。

  “秦宇,告诉我,为什么要杀害你的室友吴昊”一个威严声音陡然响起。

  秦宇的双眼艰难撑开了一条缝隙。

  在一片白晃晃的灯光中他看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正坐在他的对面。

  “我...我没杀人...吴昊不是我杀的”秦宇下意识低喃道。

  “还狡辩!现场只有你和吴昊的指纹,根本没人第三个人存在的痕迹,快说,你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才会对吴昊下杀手”

  “是吴昊...是吴昊大伯将我和吴昊绑到那里...还杀死了吴昊”

  笔在纸上滑动的刷刷声响起,在做完记录后,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将事件的始末和我复述一遍,记住,你所说的一切我都会记录下来,如果有虚假,那么不好意思,你很可能从最大嫌疑犯上升为凶手”

  那人等待了片刻,却发现秦宇根本没有开口。

  他疑惑的抬起头,却发现秦宇早已歪着脑袋陷入了昏睡。

  ......

  当秦宇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四周消毒液的气味弥漫。

  我这是在哪?

  秦宇下意识的撑起身子,手臂酸软异常,让他一个踉跄,差点支撑不住。

  “你醒了?”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男人听到了秦宇的动静,从旁边的屋内走来。

  “我这是在哪里?”

  秦宇此时显得有些迷茫,脑袋更是一团浆糊,有些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这里是监狱,你失血过多,再休息一下吧”中年医生笑了笑回答道。

  “监狱?我为什么会在监狱?”

  秦宇的情绪剧烈波动,整个人因此清醒了不少,记忆中的画面不断涌来。

  “我他妈没杀人...吴昊不是我杀的”秦宇立即愤怒道。

  中年医生依旧一脸笑意:“行了,是不是你杀的我说了不算,我只是个狱医,等你好了,自己去证明吧,我现在的任务就是照顾好你,别让你在这里出事”。

  看到秦宇除了情绪波动较大外,看起来已无大碍,中年医生便转身再次走入了旁边的小房间。

  只留下秦宇呆坐在床上,想着事情。

  此时秦宇也已经想起自己在被审讯时候的那段记忆,想到自己竟然被指控为杀人凶手,这让秦宇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怎么可能会去杀死自己的同学加死党,而且现场怎么会找不到山羊胡的痕迹呢。

  在秦宇思考的时候,医护室另一头的门被推开了。

  一个身材挺拔,长着国字脸的中年人迈步走了进来。

  他看到秦宇已经醒来,也是楞了一下,随即便走到秦宇床边拉了根凳子坐下。

  “醒了?”

  “恩”秦宇点了点头。

  “本来是过来看一下你身体情况,不过正好,继续接下来的笔录吧你将那天发生的事再和我说一遍”。

  说着男子从口袋中掏出了笔、本。

  秦宇已经猜到眼前男子的身份,很配合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秦宇便开始将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

  而男子也是一脸严肃的将秦宇所说的都登记在了笔记本上。

  可当秦宇说到泛光的鲜血阵法以及恶鬼浮现的时候,男子立即皱眉打断了秦宇的话:

  “你以前在精神上是否受过创?”

  “我说的都是真的”秦宇强压心中的愤怒,开口道。

  “算了,笔录暂且就这样,有个问题我想问你,你既然说有这么个第三方人物存在,可有什么证据”

  对于男子一直抱有的怀疑态度,秦宇一脸愤慨。

  他将右手从被褥中抽出,横在了男子眼前:“难道这道伤口是我自己割的?”

  男子仔细瞧了瞧秦宇的手腕处,神色变得有些古怪。

  秦宇见状,连忙将手腕翻转面朝自己。

  可当看到原本被割开的手腕处竟然连一道疤痕都没有,脑袋也是嗡嗡作响。

  怎么可能?明明被割开的.....

  想到这里秦宇强忍着酸痛站起身,将上衣脱下,开始检查起自身情况。

  当看到原本被山羊胡捆绑造成的淤青,以及划都消失不见的时候,秦宇当场傻眼了。

  怎么可能...秦宇喃喃自语,神色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男子这时候也站起身来,摇头叹了口气,而后走入了旁边的小屋。

  隐约秦宇能听到男子似乎在对医生说什么需要做精神检查之类的话语。

  片刻后,男子从屋内走出。

  他望了一眼秦宇,走到他身旁拍了拍秦宇的肩膀:

  “人如果处于某种不可控状态的时候,发生的一些事连自己都会感到不敢置信”

  秦宇此时哪还不明白男子的意思,这是在说他精神病发作的时候杀了人。

  “我!没!杀!人!”秦宇怒视男子,咬牙切齿道。

  男子这次没有再理会秦宇,而是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朝门外走去。

  莫须有的杀人指控,被抹去的山羊胡痕迹,更不可思议的是身体创伤竟然消失了。这种种事情相连让秦宇感觉自己跌入了迷雾漩涡,一切都透露着诡异。

  可即便是身为当事人,秦宇都无法解释出原因。

  可如果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坐实了杀人证据,那么秦宇也明白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拳头不由自主攥紧,秦宇心情复杂的瘫坐在床头,思绪一片紊乱。

  “哦,对了,有一件事忘记告诉你了”正准备推门出去的国字脸忽然转身面朝秦宇。

  秦宇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经过我们的调查,吴昊的大伯早在3年前就因为赌博还不清债务,自杀了!”

  ……

  天落市荒郊的一处监狱内,一个模样约莫20来岁的青年正在狱警的陪同下缓步前进。

  他的双脚被粗大的铁链连接,每前进一步都会响起铁链拖动的哗哗声。

  来到一处房门前,狱警将门打开后,对着男子用力一堆:“进去后老实点”

  男子麻木的将拖着双腿走入房内。

  房内面积并不大,内部陈设简单,摆放着两把椅子和一张书桌。

  秦宇熟练的坐在了书桌对面的那张铁椅上,抬头望着身前佩戴着警徽的国字脸男子,自嘲的一笑,却没有说话。

  在秦宇坐下后,对面的中年男子拿起了一张纸,念到:

  “秦宇,男,23岁”

  “出生于2295年,孤儿,后被天落市虎泊孤儿院收养,就读于XXX,毕业于XXX,现工作是XXX”

  在念完这段秦宇的个人履历后,中年男子便开口道:“信息是否有误?”

  “无误”秦宇淡淡开口回答道。

  “很好,秦宇,这已经是第三次了,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有没有杀人?”

  “我没有杀人....”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宇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想到这段日子所经历的一些事情,即便是秦宇心理承受能力再强,也觉得心力憔悴。

  早在一周前,法院便宣判了秦宇杀人罪成立,而他也因此被关入了这所监狱。

  秦宇不服提出了上诉,法院给了秦宇这次机会,可他依旧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所以在一天前,秦宇的宣判书送到了他的跟前。

  死刑,缓期三个月执行。

  就算秦宇再不甘心,在铁证面前,他也只能接受法律的制裁。

  这是最后一次谈话,国字脸再一次得到秦宇相同的回答后,无奈起身,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去。

  看过了秦宇的精神检测报告,国字脸知道秦宇的精神根本没有问题。

  所以在他看来,秦宇一直都在狡辩,就没有说过实话。

  在国字脸走后,秦宇被狱警带回了牢房。

  伴随着铁门关闭的“啪嗒”声,四周陷入了黑暗。

  潮湿阴暗的房间给韩逸本就压抑的心情盖上了一层阴霾。

  想到三个月后就要接受死刑,秦宇凄惨一笑。

  他知道,这辈子完了。

  “小子,听说你要死刑了?牛逼啊”一个沙哑的声音阴暗的角落传来。

  透过稀薄的亮光可以大致看出,说话的是一个蓬头垢面,胡子拉碴的老者。

  这段时间的接触,秦宇对此人也有有些了解,情况比他好不了哪里去,虽然不至于死刑,可这辈子也只能呆在这铁窗里了。

  秦宇没有心情理会老乞丐,他躺在床上,双目呆滞,望着天花板。

  “唉,杀人偿命,没什么好怕的,再说了,下去后,还有新生活等着你呢”

  秦宇依旧没有理会老乞丐,可老乞丐却从角落里爬了出来,挪到了秦宇的床边。

  这时候可以发现,老乞丐的双腿明显扭曲。

  他拍了拍床沿:“小子,老头子虽然不清楚你到底是不是被冤枉的,可我刚刚说的一点不假”

  秦宇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如果我变成了恶鬼,一定要弄死那个混蛋”

  “哎,这就对了嘛,年轻人就该有点情绪,别死气沉沉的,虽然你真的快要死了”老乞丐很是毒舌的再末尾又添了一句。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倒霉?”老乞丐又继续喋喋不休道。

  “关你屁事!”

  秦宇索性将身子一侧,拉起被子捂住了脑袋,不想再继续和老乞丐纠缠。

  看到秦宇这般模样,老头子嘟囔着几句“否极泰来”,便再次缩回了角落。

  ……

  三个月的煎熬,这一天如期而至。

  执刑前这一餐很丰盛,俗称杀头饭,死前吃顿饱的,黄泉路上不挨饿。

  最后一餐,没有亲人、朋友到来,只有同一个牢房的老乞丐陪着他。

  拿着酒杯与老乞丐碰了下,秦宇笑着一口闷下:“老家伙,这段日子谢谢你了”。

  “谢什么谢,没你陪着聊天,我还觉得闷呢,只要你不嫌弃老头子我嘴贱就行,哈哈”

  说着老乞丐便笑着用手撕下一只鸡腿,一把塞进嘴里咀嚼了起来。

  这段日子,秦宇也渐渐与老乞丐相熟。

  虽然老乞丐说话没什么分寸,可却做到了让秦宇看淡了最后的生死。

  按照老乞丐说的,否极泰来,活在世上倒霉到了极点,那么下去后准能走大运。

  午夜的钟声响起,两名全副武装的狱警打开了铁门:

  “兄弟,上路了!”

  秦宇点头喝下最后一杯酒,站起身,迈步朝着狱警走了过去。

  “小子,否极泰来啊,你小子下去绝对走大运,等老头子下去了,记得帮持帮持啊”

  秦宇头也没回的答到:“一定!等你来了,好酒好菜给你备着”

  在狱警了带领下,秦宇穿过一道道铁门,最后走出了监狱,坐上了一辆囚车,朝着行刑处开去。

  不知过了多久,囚车开入了一片树林,而秦宇也在这里被压了下来。

  皎洁的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映射在地上略显斑驳。

  此时行刑人早已等候在了树林中央的空空地处,与此同时,与秦宇这般执行死刑的还有三人。

  在狱警的监护下,秦宇双手被束缚着压到了空地中央。

  在狱警与行刑人交代了两句后,他们退到了一旁。

  看到人已到齐,行刑人点了几根烟,依次塞到了秦宇四人口中。

  “抽完这根烟上路吧”

  秦宇听闻,用力了吸了一口,浓烈的烟草味呛的秦宇双目通红,可他依旧猛嘬了几口,想要以此来缓解心中的恐惧。

  通红的星火快速蔓延,在燃烧到头的时候,枪声随之响起。

  夜已深,只有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还在响起。

  在那草木摇曳的树林深处,除了残留在湿润土壤上的斑斑血迹,以无人踪影。

  在行刑结束后,狱警与执行者便带着四人的尸体离去了。

  而在四人原本死去的地方,一个肉眼所不可见的漩涡正在缓缓行成。

  它缓缓将驻足在原地的四道迷茫的身影吸入了其中。

  “原来死后真的有地狱......”

  秦宇低头看了眼自己近乎透明的躯体喃喃自语道。

  阴沉的天空乌云翻滚,血色的细雨不断挥洒,此时秦宇正与一同死亡的三人漂浮在无边大海上。

  想到自己被冤屈成为杀人犯,为此遭受牢狱之灾,到最后枪决而死,秦宇心中的怨气上涌,久久无法平息。

  身边的三个灵魂也是与秦宇同时执行枪决的囚犯,秦宇不清楚他们犯了什么罪。

  可与秦宇相比,另外三人明显神情呆滞,仿佛丢失了什么,就这么伴随着海浪起伏前进着。

  这片世界显得如此陌生、寂冷。

  而在大海的另一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秦宇,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朝着那个方向前进。

  秦宇试着想要挣脱,可膝盖以下被海水牢牢的锁住,他只能伴随着海浪继续朝前飘荡。

  这一路很漫长,仿佛没有尽头,在血雨的滋润下,四人的身形也逐渐凝实。

  不知飘了多久,大海的颜色变成了土黄色,如同神话中描述的黄泉之水那般深邃。

  就在这时,幽幽歌声在远处响起,曲调婉转,声音如泣如诉。

  听到声音的秦宇心中莫名涌出一股悲凉,对于这个声音,他有着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感。

  这声音如同是独守闺中的新婚女子在呼唤着离家的郎君,凄美中带着感动。

  受到声音的感召,秦宇与身边的三名亡魂脸上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期盼的神色,魂体也伴随着海水快速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荡去。

  逐渐靠近歌声响起的地方,一朵朵幽蓝色的花骨朵自水下升起,徐徐绽放。

  远处,一个婀娜多姿身影亭亭玉立水上,手提一盏琉璃灯,发髻盘起,面若桃花,如同等待郎君归来的闺中女子,翘首以盼。

  终日两相似,为君憔悴尽,百花时。

  望着那绝美的容颜,秦宇心中忍不住一颤,心中不自觉涌起了一股愧疚感,仿佛自己就是让眼前女子独守闺中的薄情郎。

  四周渐渐被幽蓝色的花朵包围,点点星芒自花朵中浮起,充斥天地间。

  四人不断接近,就在这时,秦宇胸口忽然发烫,并且温度迅速提升。

  “啊!”

  秦宇立即从痴迷的状态中醒了过来。

  他再次抬头望去,却发现哪还有什么绝美女子,有的只是一个身躯佝偻,模样丑陋的老妪正咧嘴笑着对他们招手。

  由于秦宇的意识清醒,那种呼唤感随之消散,他的身躯也停留在了原地。

  而其他三人依旧神情呆滞,就这么慢慢飘入了老妪的琉璃灯中。

  如同木头被丢在火中燃烧的“哔波”声响起,秦宇隐约听到了三个人的惨叫。

  看到这一幕的秦宇心中一阵胆寒,他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

  按照神话中描述,死后不是应该经历判官量刑吗?

  而这个老妪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擅自在地狱抓捕游魂。

  老妪这时候也发现了呆立在原地的秦宇,露出了些许诧异。

  随即再次笑着对秦宇招了招手。

  在秦宇看来,老妪笑起来的模样丑陋至极,让他下意识的眉头一皱,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老妪这时也发现了秦宇的不同寻常,脸上的笑容逐渐狰狞。

  她一提琉璃灯,口中黑雾涌现,朝着秦宇扑了过来。

  秦宇想要后退,可膝盖以下被海水牢牢锁住,根本无法动弹。

  这时候老妪已经扑在了秦宇身上,接触的瞬间,秦宇的灵魂如同被石化了一般,变得极为僵硬。

  老妪狞笑着将嘴巴一咧,露出了两颗獠牙,咬在了秦宇的脖颈处。

  点点黑气在秦宇体内涌现,被老妪缓缓吸出,而他的灵体再次开始逐渐淡化。

  不过片刻便显得若隐若现,仿佛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一阵阵虚弱感传来,这种来自灵魂的虚弱感反而让秦宇越发清醒。

  “去你妈的,我才刚下来就要死,我不甘心”

  秦宇怒视着趴在他身上的老妪,眼中的怒火越来越盛,如同实质。

  想到自己生前冤屈至死,死后又要这般被吸干灵魂而消亡,秦宇心中的怨气不断膨胀。

  “我不甘心!我不想死!我要报仇!”

  怨气与怒火交织,让秦宇胸口越发滚烫。

  死前一幕幕的经历如同快进的电影般在脑海中划过,这一刻秦宇怨气化为了近乎实质化的紫色气体,在胸膛流转。

  “想活下去吗?想摇拥有复仇的力量吗?”

  忽然,一个软萌的声音在秦宇的脑海中响起。

  “想!我想要复仇!”秦宇咬牙切齿的回答道。

  “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给你复仇的力量”

  秦宇不等那个声音说出条件,便在心中嘶吼道:“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哪怕万劫不复,只要能让我复仇”

  这次那个声音却没有再说话了。

  就在秦宇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秦宇魂体的胸口缓缓浮现出了一个狰狞的恶鬼头像。

  在秦宇诧异的眼神中,一道青烟自他的胸口飘出,在外界化为了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身影。

  老妪也明显发现了不对劲,当即放弃了吮吸,转头望去。

  恶鬼根本不等老妪反应,便扯住了她的头发,一把将其从秦宇身上拽下。

  望着恶鬼的容貌,老妪脸色骤然巨变。

  “你……你是何物!”

  恶鬼没有回答,血口骤然扩张,将老妪的脑袋塞入了口中,随后用力一掀,将老妪整个人吞了下去。

  在吞下老妪后,恶鬼的身影黑雾翻涌,变得越发凝实。

  冰冷没有附带丝毫感情的血瞳就这么盯着秦宇,可秦宇却没有害怕,反而在恶鬼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血脉相连的亲切感。

  凝视中,秦宇恍惚间有了自己在注视自己的错觉。

  恶鬼的体表黑雾翻涌,身躯的轮廓时隐时现,在片刻后,恶鬼忽然仰天发出了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

  咆哮声响彻天地,似乎在向这片地底世界宣告自己的到来。

  在那之后,恶鬼陷入了沉寂。

  不过秦宇的脸上却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因为他发现,这恶鬼的身上竟然出现属性面板。

  这不是地狱吗?可为什么会出现征战在线的属性面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