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名门傲妻:权少,你栽了!

名门傲妻:权少,你栽了!

浅笑之夏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8.09.28上架
  • 147.67

    连载(字)

576位书友共同开启《名门傲妻:权少,你栽了!》的现代言情之旅

学徒et123456 见习800Tx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娶我,我就救你

    “呵!苏念微,面对死亡却无能为力的感觉怎么样!”熟悉的声音响在耳畔,却带着陌生的残忍狰狞。

  躺在病床上的苏念微猛地睁开眼睛,入眼的是被她叫了十几年母亲,此刻却面目狰狞到恐怖的女人。

  女人勾起唇角,眼中是浓得化不开的恨意,说出的话又带着说不出的温柔:“你这么痛苦,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苏念微震惊的看着她,用尽全身力气叫了她一声:“母亲……”

  女人在这声母亲中,脸色大变,突然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

  “我恨苏泽言把我娶回来当保姆用,我恨黎微死了还不从苏泽言心里滚出去,我更恨你——苏念微,每次听到你叫我母亲,我都恨不得掐死你;

  我才不是你的母亲;

  念微!念微!苏泽言还真是对那个贱人深情啊!

  你一个贱人生的,有什么资格叫我这么多年母亲,你去死吧!”

  氧气罩被女人无情的揭掉,没有了呼吸器,呼吸困难,大脑缺氧,苏念微没有感觉到恐惧,反而从心底涌起一股浓浓的寒意。

  原来……她竟然不是她的亲身母亲,而且还一直恨着她!

  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逝去,但是她有很多事情不明白,所以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她用尽全力想去抢氧气罩,对面的女人却把氧气罩故意拿着在离她的手差一点点远的位置晃动,同时发出快意的大笑。

  这个时候,病房门突然被推开又关上。

  在一道脚步声走进后,她听见了舅舅的声音:“佩蓉,原来你在这里。”

  她想向舅舅呼救,但是,这个时候她却听到了两人肆无惮忌的对话。

  “佩蓉,你逼她嫁给我们为她精心准备的变态男人,让她精神受折磨,给她服了这么多年的慢性毒药,你看看,以前苏泽言多么得意的漂亮女儿,现在像个丑陋的老太婆,你高不高兴?”

  “哈哈哈!我很高兴,当年我能把黎微设计死,现在又能亲手把黎微最得意的女儿毁掉,把苏家的一切拿走,我怎么不高兴,哈哈哈……

  可惜,苏泽言竟然早死了,要是他不死,让他亲自看看自己女儿现在的样子,那该多好!多好啊!”女人说到最后竟然又哭又笑起来。

  躺在病床上的苏念微听到这里脑袋发懵,心脏紧缩,她一直没想明白的事情,这一刻终于想明白了;

  难怪她叫了十几年母亲的这个女人,总是逼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还要感谢苏泽言处心积虑的给苏念微制造一个完整的家庭,才在黎微死后被我们兄妹两设计,把你娶进苏家,不然,我们兄妹两哪里能有今天的荣华富贵!”

  两人的对话字字戳心,苏念微愤怒不甘,但是,生命的快速流失已经让她没有了力气起来质问两人。

  如果有来生,她一定让这些人血债血偿……

  ——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耳边突然传来礼貌的询问声,让苏念微身体一震。

  猛地抬头,却被眼前的富丽堂皇刺了一下眼睛,这是一个让人心甘情愿堕落的地方,到处都是穿着华服、举着酒杯、谈笑风声、各种肤色的男男女女。

  这是……哪里?

  这时从话筒中传来了一道带着兴奋的声音:“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今晚大家期待已久的珠宝拍卖会即将开始,请大家到前面来。”

  在一阵激动的喧哗声中,众人朝着声音传来处聚拢了过去。

  苏念微这才对站在旁边的服务员摇摇头:“我没事。”

  服务员把手放在身前朝她半鞠躬,然后离开。

  苏念微看着服务员走后,才把抵在身后柱子上的手拿出来放在眼前看了一下,这是一张白皙素净的玉手,上面并没有因为经历过病痛的折磨而变得只剩下一张皮的丑态。

  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

  再把目光投向前面带着兴奋,身上贴着有钱人标签的人群。

  她终于想起来,这里是E国阿斯特家族邀请的世界名流来参加的航海旅行珠宝拍卖会。

  这个拍卖会,是在六年前,她父亲刚车祸去世三个月以后,也是苏家珠宝遇到第一次困难的时候。

  她需要到这里来找一个合作商。

  所以,她是回到了六年前?!

  苏念微紧闭了一下眼睛,掩去眼中的震惊和狂喜,再睁开眼睛时,眼中已经是一片清冷。

  她慢慢的回忆着六年前的这个时候,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六年前的这个时候,她刚从学校毕业不多久,对商业上根本不太懂,所以在这里碰了第一个壁。

  想到这里,她突然看向另外一只手中端着的酒杯。

  这是一杯呈琥珀色的威士忌,酒香四溢,还带着淡淡的甜味。

  就是这杯酒里面,被人惨了一点东西,让她差点被人强。

  这杯酒,还是她以为的亲表哥亲自端给她的。

  苏念微眸光暗沉,转身就朝着人群的反方向走。

  身后是叫着价,一掷千金的人群。

  前面是玻璃大门,玻璃大门外是满天繁星下波光粼粼的大海。

  在两个服务员为她打开大门后,苏念微走了出去,一直走到甲板上靠栏杆处才停下来。

  再把手里的酒全部倒进大海里面,最后连同酒杯也一起扔了下去。

  晚上的海风有点大,吹散了她波浪卷长发,也吹动了她这身黑色晚礼服长长的裙摆。

  这样的她美得像一幅画。

  在甲板上站了一会儿,苏念微直接凭着记忆,上楼走向她在这艘客船上的客房,她需要安静的环境来理清一下在这艘船上将要发生的事情。

  客房在二楼,一条走廊上连着很多间房。

  苏念微找到她的房间,用手提包的磁卡刷了一下房门,转动门把锁推开门。

  只是门一被打开,她就感受到了房间里面有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在病床上呆了两三年,她对这些特别敏感。

  所以她直接站在客房门边,一只手紧抓着门把手,一双眼睛警惕的扫视着客房里面的每一寸。

  就在这时,一只宽大有力的手突然从旁边伸出来紧握住她的手腕,猛地把她拉了进去。

  客房门咔嚓一声被关上。

  苏念微的心跟着一沉。

  在一阵眼花缭乱中,苏念微的肩膀就被一只手紧钉在墙上,来不及惊呼,男人的另一只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

  那只手太大,不但紧捂住她的嘴巴,而且遮住了她的整张脸。

  接着,稍远的地方传来一阵脚步声。

  只听一道带着杀气的声音隐约传过来:“他应该就躲在其中一间房中,大家分头去找。”

  “是。”

  一间间房门被打开的声音随即响起来。

  苏念微这间客房在走道里面,所以那些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过来打开门。

  这时,耳边传来低沉暗哑中带着威胁的声音:“不许发出声音。”

  苏念微心脏狂跳,身体更是下意识轻颤,她很不适应陌生男人这么靠近她。

  不过这个时候她却很冷静,脑子更是飞快的运转着,这个男人明显是在逃亡,如果她现在发出声音,这个男人就完蛋了。

  不过,在亡命之徒手下反抗,她也是死路一条,她好不容易重获新生,怎么舍得再死,所以,她还不如赌一把。

  想到这里,她就压制了所有的恐惧,在男人宽大的手掌中点点头。

  捂住她脸的手松开了一点,苏念微突然从男人身上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在那只手从她的脸上拿开的时候,她看清了他的长相。

  这是一张轮廓深邃到俊美无涛的脸,剑眉入鬓,薄唇紧抿,他的眼中全是威严的锐气,被他的目光盯视,能让人全身发凉。

  而且他身材高大,身上的霸气即使收敛,也让一般人不敢靠近。

  苏念微却认出了这个男人是谁。

  前世,她远远的看过他一眼。

  这是一个身份尊贵到耀眼的男人!

  脑中一个大胆的想法一闪而过。

  她提着的心突然就没有那么紧了,嘴角反而不由自主的微微翘了一下。

  笑靥如花,美得让人窒息。

  聂凌峰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的笑晃了神,他紧皱起本来就皱着的眉头,眼中现出不悦。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苏念微突然开口:“我能救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聂凌峰看着一脸淡定的和他谈条件的女人,这个女人在他眼里长得像花瓶,而且还是零武力值,竟然敢大言不惭的说能帮他?

  “那些人马上就要找过来,如果你不相信我,你觉得你还有其他办法逃走?”

  聂凌峰再次看了一眼苏念微,沉着声音开口:“说出你的条件。”

  苏念微:“娶我。”

  聂凌峰眼中锐气更重,仅是考虑了一秒就答应了:“好!”

  苏念微满意的点点头,说了一句:“把衣服和裤子全部脱掉,上床。”

  说完就转身朝床边走,边走边拉下她礼服的拉链。

  拉链的声音刺耳地响在聂凌峰耳边,他用锋利的视线看着她那件晚礼服脱落,并掉在地上。

  一具白的发光,让人血脉偾张的身体随即出现在眼前。

  聂凌峰的眼神不自觉微眯了一下。

  苏念微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这么大胆的宽衣解带,即使还穿着内衣内裤,但是那种羞耻,也让她燥得红了全身。

  她把衣服脱下后就上了床,同时拉过旁边的被子,把自己紧紧的裹住。

  最后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站在那里没有动的男人。

  微抬下巴,一脸挑衅:“难道你不敢脱衣服?”

  门外的脚步声已经接近。

  聂凌峰在苏念微一晃眼间就脱了衣服裤子,只穿着一条内裤来到了床上。

  他一掀开被子,两具身体就重叠在了一起。

  浓浓的雄性荷尔蒙熏得她想要退缩,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还羽翼未丰,需要借势,她就努力的压下了心中的不适。

  对他说了一句:“让我在上面。”

  聂凌峰看着身下明明怕他怕得身体都在颤抖,却还能义无反顾紧抱着他的女人,心里倒是对她刮目相看了一点。

  鬼使神差的就把她的身体和他对调了一下,手下的细滑触感让他身体紧绷了一下,不过也只是一秒的事情。

  苏念微一趴在聂凌峰身上,就微撑起了上半身。

  只是这样,反而让两人的身体贴得更加严丝合缝。

  男人即使没有反应,但是不能忽视的地方也让苏念微既尴尬又羞耻。

  门边传来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外面的人见这间客房的门被反锁着,直接叫了几个人一起过来。

  苏念微在门被打开的前一刻,垂眼对身下的男人说了一句:“得罪。”

  然后伸出手指就朝着他的俊脸划去。

  脸上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聂凌峰微眯起危险的眼睛。

  下一瞬,他的唇被一抹柔滑香甜覆盖。

  接着,他们脚边的被子还被朝上面勾了一下。

  聂凌峰终于惊讶了。

  苏念微趁机把舌头伸了进去,舌尖和舌尖碰撞在一起,一道电流流过全身,两人的身体同时僵硬了。

  苏念微硬着头皮在他嘴中一阵杂乱无章的翻搅,房门同时被大力推开。

  一群持枪的彪形大汉直接就闯了进来。

  房间里面的场面太过香艳。

  女人压着男人,放肆的拥吻着。

  只露出女人让人遐思的美肩,以及两人太激烈,所以被子根本就没有挡住而露在外面的两双腿。

  这种画面,任谁看了都会血脉偾张。

  而且只露出一点点男人的侧脸上,竟然还有好几道被指甲划出的血印。

  简直让人更加血脉偾张,浮想联翩。

  这时,正吻得忘我的女人突然抬起头,绝色的脸上神情不悦,冷若冰霜:“出去,关门!”

  这群杀手竟然被苏念微此刻散发出来的怒气给镇住了。

  他们看了一眼被压在床上,露出半边脸的男人,觉得帝国的聂少肯定不会被一个女人这么对待,也没有人敢这么对待,所以直接就退了出去。

举报

作者感言

浅笑之夏

浅笑之夏

  某夏开新文了,有些忐忑,不知道这个故事大家喜不喜欢?   公众期要配合推荐pk,所以每天不能更太多还望宝宝们体谅,当然,如果有打赏,花花,钻石,评价票等某夏会适当加更,祝喜欢本文的宝宝们都是小仙女,越来越漂亮,开心每一天,么么哒!   PS:本人能力有限,写的故事做不到让所有人都喜欢,上架后会保持八九千甚至万更,一天在电脑前坐七八个小时脾气肯定不会经常很好,所以,只接受善意的建议,黑子喷子请绕道。

2018-09-28 14: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