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话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九四章:肖长明生还(二合一章)

神话纪元 人勿玩人 4209 2018.09.13 04:12

  卧室里。

  陈守义手持战弓,拉开,又缓缓的放开弓弦。

  空气发出嗡嗡的颤音。

  连续拉了七八次后,他手臂就开始微微颤抖,又继续拉了两次,他才终于停下。

  “这把弓实在有些太重了。”他叹了口气,心中暗道。

  不要看,他现在已经可以连续拉开好几次,但在实战中根本不好使。

  首先,拉开弓弦的速度太慢。

  越重的弓越费力,拉开速度也越慢。

  像他这种层次的战斗,完全可以用电光火石来形容,这种的开弓速度,恐怕还没拉满弓,敌人就早已经接近攻击了。

  其次,手臂不可避免会颤抖,也让精准度大打折扣。

  陈守义把弓重新拆卸放好,揉了揉发酸的胳膊。

  床上的贝壳女对着一枚小镜子,拉着裙摆,左看右看,一脸臭美。

  自从得到小镜子后,她每天怎么都打量不够,连玻璃珠都不怎么玩了。

  镜子是女性用的化妆镜,可以合上打开。

  直径大约五厘米。

  不是陈守义不想买更小的镜子,比如小指头大小的。但这已经是他能买到的最小的镜子了。

  如今这种镜子已经被他装满一抽屉。

  数量都有50个。

  足够应付好一段时间。

  “好巨人,你说我为什么长不高?”贝壳女小脑袋不知又在想什么,忽然看向陈守义,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想长多高。”陈守义瞥了她一眼,好奇道。

  “像山一样高!”贝壳女双手比了个很高很高的姿势:“比好巨人你,还要高一一……一一个!”

  显然今天陈守义的变身,深深的刺激到她了。

  “长得高就不可爱了。”陈守义哑然失笑道:“你这样才是最可爱的。”

  贝壳女闻言顿时不再作声了,她仔细盯着陈守义的脸看了好一会,又在镜子前左顾右盼,面色不停变幻,似乎在心中衡量高和可爱,哪个更重要一些。

  过了良久,她哀声叹了口气:

  “那我还是不要长高的好了!”

  陈守义心中一窒,脸色发黑,有心想问问,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自己堂堂一个武师,跟这种脑袋缺根弦的小东西,没什么好计较的。

  ……

  “呜呜……”

  火车站内,一盏盏汽油灯,把这里点缀的灯火通明。

  随着一声汽笛声响起,一辆蒸汽火车缓缓靠站,最后停下。

  车厢打开,人群拥挤的走下。

  其中一节车厢,走出一个胡须拉渣的行人,他身材魁梧,看着三四十岁,面色憔悴,眼睛布满了血丝,四周的行人被他气势所慑,下意识的让开一条路。

  他一路走出车站,在一盏路灯下停下,手伸到口袋摸索了一阵,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点着后,他深深吸了口,便毫无形象的蹲在地上,目光茫然。

  “凡人啊,你是在犹豫吗?”

  “该死!”他脸上闪过一丝烦躁,神经质的把香烟捏的粉碎。

  “你不会以为,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控,彻底安全了吧?”呢喃的声音,似远似近,捉摸不定,如魔鬼的念头,在他心中响起。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他低声喝道,面色有些歇斯底里:“从我脑子里滚出去。”

  “我从死亡中复活了你,并给了你力量,超越你们人类一切的力量……我强大的战士,你所有的挣扎和抵抗都是徒劳的……”

  远处一个巡逻的警察,见这人自言自语,神色癫狂,心中起疑,口中含着哨子,手按住手枪,警惕的朝走了过。

  “对不起,请出示你的户籍证或是介绍信。”

  随着邪教肆虐,现在江南省对各地人员流动已经变得极为严格,除了官方组织迁徙过来的难民外,普通人想到另一个城市,都必须持有当地行政单位开具的盖有公章和签名的介绍信。

  中年人闻言面色迅速平复,抬头看了他一眼,摸了摸口袋,拿出一张胡乱折叠的纸。

  警察一脸戒备的接过后,打开一看,顿时松了口气。

  这是一份军方开具的介绍信。

  “肖长明同志,不好意思打扰了!”警察连忙把介绍信还给对方:“不过现在夜已经深了,最好还是不要在这里逗留,如果找不到宾馆,我可以带你去。”

  “谢谢,不用了!”

  肖长明声音低沉的说道,身体已经站了起来,在路灯的光线下,脸上带着一丝阴郁和扭曲。

  ……

  第二天一早,陈守义在路上看到了秦柳源。

  他正和一群武者一起,说说笑笑的走过街道。

  直到几人从视线中消失,陈守义才收回目光。

  “还是没有放弃吗?”

  许是因为他年轻,也或许是他实力一直在飞快进步,从没尝过实力久久停滞的绝望和无奈,他很难理解秦柳源的心中的那种强烈的不安全感。

  这一年来,河东市的武者死亡的数量,几乎已经超过这二十年来每年死亡数量的总和。

  大武者更是死的只剩下秦柳源一人了。

  武者是一种高风险的职业,死亡的阴影,就一直笼罩着这群人。

  自从崔子文拒绝征召被杀后,这种不安全感,就变得更加浓郁。

  虽然上面除了崔子文之外,对其他武者都只是轻轻放过,而且杀猴儆鸡,所有武者都为之慑服。但不满的苗头已经暗地滋生。

  不少民间武者在自我定义中,他们只是一群雇佣兵。

  市政府出钱,他们则完成任务,过于危险的话,他们有权拒绝,这二十年来都是如此进行,从未变化。

  但在市政府眼里,民间武者则是编外军事人员,和民兵一样,一旦出现特殊情况时,有权强制征召,甚至编入军队。

  两者观念的巨大差异,便是所有不满的源头。

  这一点在老牌武者中表现的尤甚,反而异变后,新晋的武者,更能坦然接受这一切。

  ……

  三天后,异世界。

  陈守义把一只烤的半熟的兽腿啃完,随手把手中尺许长的腿骨扔到一边。

  “应该差不多了!”

  他拿起地上的战弓,活动了下肌肉,手微微模糊一下,一支箭搭弦猛地一拉,嗡的一声,整把战弓都被拉成满月。

  “用了0.3秒!”陈守义估算了心中暗道。

  “手的颤动也好了许多!”

  这三天来,他力量属性终于提升了0.1,达到16.2。

  虽然提升不大,力量大约只增长五六十公斤,但效果却立竿见影,如今这把弓,已经能进行一定的实战了。

  他瞄准前面五十米远处,一颗单人合抱粗细的大树。

  下一刻,手指便松开弓弦。

  “轰”

  一片音爆云凭空浮现,吹得陈守义头发飞扬,箭矢瞬间飞的无影无踪。

  “好巨人,你好厉害。”旁边的贝壳女连忙兴奋的拍手,大声喊道。

  陈守义面无表情。

  感觉怎么听,怎么不对味。

  “估计是射的时候手抖了一下。”

  他瞥了眼就知道瞎喊的贝壳女,又抽出一支箭,迅速拉开后,瞄了一会,随即无耻的箭头一移,瞄向前面十几米远的一棵米许粗的大树。

  “这次肯定能射中了,不射中我就吃屎!”

  “轰!”

  几乎在他手指松开弓弦的同时,箭矢便已如一道流光瞬息轰中大树,炸出一个小洞。

  贝壳女再次大声欢呼。

  陈守义顿时长出一口气,迅速走了过去。

  贝壳女连忙小腿一路奔跑,跟上陈守义。

  轰出的洞直径约为十厘米,深则达十七八厘米。

  里面还冒着丝丝的青烟,散发着高温。

  他伸手在洞内用力一挖,挖出些许木纤维,他手指搓了搓,他发现有大量的铁屑,显然在射中时,这支普通箭矢就瞬间粉碎,化为高速金属射流。

  看了一眼,就扔到地上。

  树材质相当坚韧,防御能力堪比钢铁。

  事实上,单纯的钢铁由于硬度有余,而韧性不足,并不能很好防御动能打击,而异世界的树木,木质大都致密,里面纤维坚韧异常,犹如层层叠叠交织的网络,就像一层天然生物装甲,对箭矢防御能力不会比钢铁差多少。

  这把弓的威力,已经超过机炮,普通蛮人,一箭就可以射成两段,如果换成钨钢穿甲箭,连轻型坦克估计都能射穿。

  很快他回到原地,准备继续练习。

  “好巨人,快进山洞,那只很凶的大鸟又来了,它要来吃我们了!”贝壳女突然惊恐的大声喊道。

  陈守义闻言连忙抬起头来。

  就看到天空中那个熟悉银白色身影,迅速的朝这边飞来。

  “妈的,总有一天宰了你。”

  陈守义恨恨了暗骂一句,捞起地上的贝壳女,快步往山洞走去。

  这头蛇形生物相当记仇,自从上次被陈守义揍了一顿后,这几天每天都要来这里巡视一圈,有时还会喷一下火焰,把一片林地烧成灰烬。

  好在对方记得是巨人陈守义,而不是正常状态下的陈守义。

  只要不在它面前瞎逛挑衅,倒是没什么危险。

  ……

  第二天清晨,报亭前。

  “江南省高官辛长峰出席罗山岛核电站重新启动仪式,罗山岛核电站是我省第一座核电站,也是最大的核电站,据悉此次重启的一号机组,将用于小范围的电力试验。

  高官辛长峰在讲话中指出,电力是支撑人类文明的基石,这次罗山岛核电站一号机组的重启只是电力重新应用的开始,在未来几年里,电力将陆续恢复……”

  “寄生虫防疫工作,已取得突破性进展,截止到昨日,已经连续五日没有发现新的寄生虫病例,如今长岗镇,徐巷镇以及洪山镇,在昨日正式解除戒严,恢复正常社会秩序。”

  “喜报,战斗英雄肖长明上校,从战场上生还,三日前已返回河东修养,肖长明上校隶属河东驻军军区,在担任特种大队大队长期间,多次荣立一等功,并在上次的宁州战役中……”

  陈守义视线一顿,以为看错了,又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肖长明回来了?竟然没死!”

  他心中惊讶之余又有些欣喜。

  河东市的两个军方出身的武师,和他关系还算不错也就肖长明了,至于另一个雷瑞阳,不说水火不容,却也相看两厌,关系冷淡。

  “只是怎么拖了这么久才回来,都一个月了。”他心中略微有些奇怪,却也没多想。

  陈守义看完后,又翻了下副刊,发现副刊好几个版面都在宣传肖长明的事迹。

  他记得肖长明死讯传来时,宣传都没这么激烈,好像只是发了个讣告。

  看来这是被竖立典型了!

  陈守义心中倒没什么羡慕,虽说最后完成任务的是他,肖长明却失败了,但对方牺牲更大,几乎九死一生,能生还已经是奇迹。

  人是需要相信奇迹的。

  特别是在这种多灾多难,人心惶惶的时期,更需要让人相信奇迹。

  ……

  晚上吃饭的时候,陈大伟忽然聊起肖长明的事情。

  “这个肖上校真是厉害啊,听报纸上说他是武师,现在都被评为战斗英雄了。”

  “武师是什么?”陈母好奇的问道。

  “武师可是最强大的武者,比守义的大武者还厉害!”陈大伟感叹道,随即看向一旁闷声不吭,只顾吃饭的陈守义:“守义,你认识肖上校吗?”

  “认识!”陈守义把饭咽下,说道。

  陈大伟脸色泛光,似乎与有荣焉:“他是你领导吧?”

  “不是,他是军方的,我是民间的,两者不是一个系统的,不过有时候也一起执行任务。”陈守义解释道,心中不由郁闷。

  “还有这种区别啊!”陈母也好奇的说道:“既然如此,你还是要去看望一下,以后一起执行任务也有个照应,毕竟你也只是大武者,那个肖上校可是武师。”

  陈守义心中一窒。

  我也是武师。

  甚至整个江南省,我都是最厉害的!

  只是,这话他只能心里想想。

  憋得他难受。

  陈守义无奈,最后还是说道:“行,明天我去看望一下。”

  “记得买点贵重的礼物。”陈母叮嘱道。

  “知道了。”

  “哥,你也带我一起去吧,武师我都没见过呢,这可是传说中的人物?”陈星月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祈求道。

  “有什么好见的,明天你不去上学了!”陈守义没好气道。

  “这可是武师啊,以武道修行的理解,如果能指点我几句,就受用终生了。”陈星月露出一副你不懂的表情,说道。

  “守义,如果不麻烦的,就带她去吧,见见世面也好。”陈大伟劝道。

  陈守义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拒绝理由,只好无力的说道:“我知道了!”

  他暗暗瞪了一眼,一脸兴奋的妹妹。

  真是个烦人精!

   ps:总算不咸鱼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