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惟吾逍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九十五章:天魔王

惟吾逍遥 微斯人也 6053 2019.02.01 22:56

  红莲业火已被墨天微炼化,此时在地下世界遭到猛烈反击,她自然也感应到了。

  “哼!”

  墨天微分心纵火,一个小玉瓶已经出现在了手中,瓶中正有一颗疗伤丹药。

  因着离开剑宗孤身在外的缘故,她向来习惯将所有宝物都带在身边,此时受创,自然立刻便服下丹药,运功化开药力。

  清凉的药力一部分渗入五脏六腑之中,另一部分却是进入紫府温养神魂。

  紫府之中,红莲业火的本源之火正恼怒得飞来飞去,不断神念传音给墨天微:“主人,放我出去,让我烧死那些罪恶的邪灵!”

  “行了,老实待着,封印里是什么情况都还不清楚,你在这儿和我争也没意思。”墨天微一巴掌就把红莲业火给拍老实了,旋即话锋一转,“你已经进入封印之中,可知道其中被封印着的是什么东西?”

  红莲业火蔫嗒嗒的,“主人,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还来问我。”

  “让你说你就说!”墨天微又是一巴掌,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欠抽!

  “是域外天魔啦。”红莲业火不敢再消极抵抗,连忙道,“绝对是域外天魔,我的传承记忆之中隐约有着记载,天魔烧起来就是这样子的。”

  这样子?什么样子?易燃易爆炸?

  墨天微有些无语,不过她却注意到了一个关键词——传承记忆!

  怎么,这年头连一朵火焰都有传承记忆了吗?人族这种生下来就要从头学起的种族是不是太落后了点?

  亏得还是万物之灵呢。

  “域外天魔,谁也不知道它们究竟因何而生,有大能猜测它们乃是诸天万界怨煞聚集而生的邪灵,故而纷争不消,天魔不灭……”红莲业火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主人最开始在这封印之地遇上的,应该是天魔之中的影魔,它们能出现在任何有影子的地方,也正因此是第一个逃出来的域外天魔。如果主人当时反应慢了点,影魔便会破坏封印,将其余天魔都放出来。”

  墨天微却是想到了曾经在她脑子里待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那只天魔,即便被当初的红莲业火烧掉了灵智,却依旧没有彻底死去,而是化作了心魔,若非玉独垂道君将它抓了出来,恐怕日后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风波。

  “域外天魔……”

  她心念一动,在身周布下了一层红莲业火凝成的火焰光罩,以防有域外天魔再次偷偷潜伏在她的体内。

  见状,一旁的渊照唇角微微勾起,一缕古怪的笑意一闪而逝。

  “真是个笨丫头,难道不知道天魔向来无孔不入,若以为这样就能防住,也未免太过天真了。”

  墨天微却不知道渊照此时在想什么,她纯粹是为了以防万一才这么做,可惜很多时候往往天不遂人愿。

  地下世界中。

  因红莲业火的出现,地下世界有了光亮,第一批出现的正是影魔,那些影魔在业火之中损失惨重,而又因为它们大多选择自爆,使第一层封印阵法变得岌岌可危,便也放出了被封印镇压着的其他天魔。

  那些天魔原本大喜过望,探出头一看,登时魂飞魄散,只恨不得赶紧往封印中钻,因为封印既束缚了它们,却也同时能够保护它们。

  “蠢货,蠢货!”

  “为何自爆?难道不知道这会破坏封印吗?!”

  “真是太蠢了,要是集体自爆就能将封印彻底破除,那我们早就这么做了!”

  “影魔真是一群蠢货,当年若不是因为它们,我们岂会沦落到这般下场?”

  ……

  这些天魔一边怒骂着,一边朝封印深处钻去,听着遥遥传来的惨叫声与爆炸声,它们只恨不得自己也能如那些大世界生灵一般拥有神通,最好是瞬移的神通,岂不是很快便能逃出生天?

  好在,它们的速度不慢,而红莲业火接连受到影魔的自爆攻击,以墨天微的修为想剿灭所有天魔也不可能,因此被它们逃掉了。

  这些天魔将出去一趟看见的事情一说,其余第二层封印中的天魔个个肝胆俱颤,又想到第一层的封印阵法估计撑不了多久,接下来就要到它们第二层,这下子哪里还有时间纠结,纷纷往第三层封印处逃窜。

  即便被封印百万年岁月,可它们原本就是怨煞聚集而生之物,心中的杀念永远不会泯灭,否则孤寂百万年,早就忍不住选择自杀了。

  消息层层传递,封印阵法共七层,第一层是影魔,第二、三层是些弱小的天魔,但第四、五、六层中的天魔便极其可怕,即便经过百万年时光削弱,也不是墨天微此时能对付的。

  至于第七层封印之下,却藏着天魔一族的王者,封印阵法五成以上的力量都用在镇压它上面。

  此时,第七层封印之中,却有着两人——一者一身白衣,纤尘不染,正是渊照;一者一身黑衣,面容阴鸷,这便是被镇压着的天魔王了。

  天魔王与亿万天魔皆有着若有似无的联系,此时第一层封印之处发生的惨案他在同一时间便得知了,不过他向来高高在上惯了,区区一些影魔的陨落,压根不能让他有任何波动。

  “天魔王,你我之间的争斗,已经百万年了。”渊照脸上带着笑容,忽然开口,“你想结束这一切吗?”

  天魔王冷漠地瞥了他一眼,哼笑一声,“结束,什么叫结束?是你死,还是我活?”

  “这似乎对我来说都很不友好啊。”渊照笑容不变,“你该知道,我不可能将你们放出去的。你们已经掌握了改造地膜的办法,一旦将你们放出去,对诸天万界来说,那就是一场可怕的浩劫。”

  “哼,那你废话这么多作甚!”天魔王不屑道,“我既生为天魔,自然以毁灭为己任,你们诸天万界的死活,又与我有何关联!”

  “可惜,毁灭大道早已被人所合,即便你毁灭无数世界,也不可能得到毁灭大道眷顾,乃至于合道成圣。”

  渊照此言一出,天魔王的脸色顿时又难看了几分,当年他在天魔一族之中乃是至高无上的领袖人物,而天道既然允许天魔存在,自然不会拒绝让天魔合道称圣,也就是说,它是很有可能合毁灭大道成为毁灭圣人的。

  也正是为了得到毁灭大道眷顾,他费尽心机,终于从仙华圣宫得到了改造地膜的办法,只要稍微变更,便能利用此法将其他大世界的地膜改造成不得阻碍天魔进入——如此一来,以亿万天魔的绝强实力,即便是毁灭一个大世界,那也不在话下。

  奈何这渊照,竟然不惜一切,将他与他所率领前来攻打仙华大世界的天魔尽皆封印镇压!

  如今已然百万年过去,毁灭大道早已为人所合,即便是域外天魔族群之中,恐怕也又出现了许多强大存在——他这个曾经的天魔王,竟是无人记得!

  “你只知嘲讽我,却不想想你自己是何等可笑!”天魔王立刻反唇相讥,“距离合道只有一步之遥,奈何先是因为自己的愚蠢而惹来异域入侵,后来又被我钻了空子……这世上怕没有比你更惨的道君了吧?”

  “你的宗门已然毁灭,你的道统早已断绝,你的对手们安然合道成圣,即便有陨落的,那也一个个死得堂堂正正,而你的?”天魔王大笑道,“你死得无声无息!只能和我一样,在这片封印世界苟延残喘……”

  “那么,如果我告诉你,我可以放你离开呢?”渊照突然开口,打断了天魔王的猖狂笑声。

  “什么?”天魔王顿时收了笑意,冷冷看着他,眼中的暴虐之意已经无法再压抑,“放我出去?你怕不是在开玩笑吧!”

  要是渊照愿意放他出去,两人何至于纠缠百万年?

  渊照神秘一笑,“我从不开玩笑。”

  “你只要答应我三个条件,我便放你出去。”他伸出两根手指,“一,你这亿万天魔,一个都不许随你一同离去。

  天魔王撇了撇嘴,“一些废物而已,不带便不带了。”

  “二,百万年之内,你不可使用那改造地膜之法,也不可将之传扬出去。”

  “百万年之内?”天魔王有些不愿,不过想到如今毁灭大道已被人所合,他再怎么能干也不能将圣人从圣位上赶下来,因此略一思索,也便同意了。

  “三,不可泄露与我仙华圣宫相关的任何讯息。”

  这条件对天魔王来说更没问题了,仙华圣宫早已覆灭,如今的渊照也不过是一缕残魂,他其实真没将对方放在眼里,也懒得和他计较什么。

  “那么,便请立下天道誓愿吧。”渊照做了个“请”的手势。

  天魔王觉得这家伙一定有着什么盘算,不过他自诩实力强大,根本毫不畏惧,不就是个天道誓愿么,他有何不敢?

  待天魔王立下天道誓愿,渊照浅浅一笑,袖袍一挥,一条漆黑的裂缝已然出现在这片凝滞的空间之中,“去吧,裂缝那一头我的一缕分神正在那里等你。”

  方才的天道誓愿乃是对双方的约束,因此天魔王也不担心渊照使诈,身形一晃,依然化作了一团黑雾,以极快的速度没入了裂缝之中。

  第七层封印之中,只剩下了渊照一人。

  “蠢货,永远都是蠢货……”渊照自言自语,“若非当年有人插手,我岂会沦落到这等下场?”

  “不过,即便我早已陨落,仙华圣宫的仇,我也会一一报复回来,无论是天魔王,还是异域生灵,又或是……圣人!”

  •

  地下世界入口处。

  墨天微正在专心操控红莲业火追杀那些影魔,一方面是因为渊照说过只要她将封印之中的域外天魔都杀了就放她离开,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杀死这些域外天魔她能获得天道馈赠。

  天道至公,如果域外天魔毁灭了一个大世界,则将得到毁灭大道青睐,降下恩泽;若有人能杀死大量天魔,自然也能得到来自其他大道的馈赠,其中必然会有的一种宝物,便是功德!

  功德还是很好用的,若是在渡天劫时能有一件功德法宝相助,那渡过天劫的可能性便会大上几分。

  墨天微如今已在金丹大圆满境界卡了数年,在专心修炼以求突破的时候,也收集了一些渡劫法宝,毕竟即便她艺高人胆大,可有备无患嘛!

  “这短短三日工夫,红莲业火直接烧死或是逼迫自爆的天魔就有数十万之数,可杀死如此多天魔,得到的功德还不足以炼制一件功德法宝,这未免也太吝啬了些!”

  虽然心中有些不满,但墨天微也明白,所谓风险与机遇并存,她能杀死这么多天魔,最主要的功劳还当归于渊照布下的封印阵法,恐怕大功德都被他得去了,自己得到的只有十之一二。

  “也罢,反正我还有得是时间,这任务也不难,几乎是白得功德,谁不乐意?”

  这样想着,她对消灭天魔的热情更高了。

  忽然,周围空间微微一荡,墨天微立刻警惕起来,四面环顾,却并非发现什么不同寻常之处,渊照更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方才……”她不由得询问道,“你感觉到什么没有?”

  渊照懒洋洋地瞥了她一眼,“你是说空间波动吧,那是第一层封印阵法崩溃产生的波动。”

  墨天微借着红莲业火感应一番,果真如渊照所言,第一层封印阵法已经在无数影魔的自爆下彻底瓦解。

  找出了理由,她也就没有将方才那点奇怪的感觉放在心上。

  敷衍过墨天微后,渊照垂眸看向地面,似乎因为这漫长的等待而有些不耐烦,于是选择闭目养神。

  因墨天微在体表覆盖了一层红莲业火,洞口处也有了浅浅的微光——同时,也有了影子!

  此时,刚刚从第七层封印之中逃出来的天魔王,正藏在墨天微的影子中,与渊照神念交流。

  “我堂堂天魔王,为何要如那些低等的影魔一般,藏在一只蝼蚁的影子里!”天魔王对渊照的要求十分不满。

  “因为靠着她,你才能离开这封印世界。”渊照冷漠道,“如果不愿,那你大可试试看!不过,后果怎样,我就不能保证了。”

  这态度让天魔王气得不轻,然而他也没办法,只好不情不愿地忍了下来,心中则是想着,等一离开封印世界,就将这只蝼蚁给杀了,也算是报了他手下影魔的仇!

  或许是因为自由就在眼前,天魔王觉得寂寞越发难以忍受起来,过了几天,他又忍不住问道:“这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

  渊照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但意思很明确——老实等着!

  天魔王又被气了个倒仰,只能在心中大发脾气。

  闲极无聊,他忽然有了个主意——直接杀了这剑修,多没意思啊!不如勾起这剑修的心魔,让她自我毁灭!

  真是想想都让人激动啊!

  天魔王又看了渊照一眼,心想:“这家伙把我引来这里,肯定早料到以我的脾气不可能留这剑修一条性命……哼,这么说,我想怎么玩,就能怎么玩!”

  说干就干,他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实力的虚弱,不过只要能离开这该死的封印世界,那么恢复实力也不难……

  •

  墨天微的紫府之中。

  正在沉睡的二凤忽然感觉到一阵清风拂过,她皱了皱鼻子,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嘟囔着,“阿微,别动……”

  剩下的话卡在了嗓子眼中,因为眼前之人并不是她熟悉的墨天微,而是一团黑色的雾气!

  “你是谁?”

  她立刻警惕起来,这黑雾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闯进墨天微的紫府,何等可怕!它究竟想做什么?

  黑雾之中传来一阵嘶哑的怪笑,“真是没想到啊,居然已经有了一个心魔!”

  二凤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历,但好歹跟在墨天微身边多年,自然能听懂对方的话,不禁眉头一拧,有些恼怒了,“你才是心魔!”

  她与墨天微之间关系复杂,可无论如何她也算不上心魔,这家伙真是可恶!

  “哈哈,被我戳中痛脚了……”黑雾阴森森笑道,“你不是心魔,那是什么?”

  “我……”

  二凤刚想说自己是另一个人格,可又是心中一突,想到这家伙来历不明,岂能将自己的来历尽数告知?

  “哼,反正不是心魔!”末了,她也只能恨恨给出这么一个回答。

  “嘿,现在不是,早晚也会是……”

  黑雾还想继续说下去,可忽然似是察觉到什么,立刻消失不见。

  一瞬之后,墨天微分出一缕神念出现在紫府之中,她方才感觉到有天魔潜入,可现在却没看到。

  二凤见她来了,立刻将方才发生的事情尽数告知于她,最后还补上一句:“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最好小心一点。”

  墨天微眉头一扬,眸中多了几分怒气,“放心。”

  暂时将红莲业火收回体内,她仔仔细细地在紫府之中搜查了一遍,不过只找到那只天魔留下的一点痕迹,却没有找到那只天魔。

  以红莲业火对天魔的感应力……墨天微知道那只天魔已经逃走了。

  “哼,最好别被我抓到!”

  一边计划着抓到那只天魔之后要给它上各种酷刑,另一边,她又放出了红莲业火,继续消灭天魔。

  而刚刚逃走的天魔王,依旧盘桓在她的影子里,等待着下一次绝佳的时机,再次引诱她深藏心底的心魔。

  不过,他没能找到下一次机会,因为墨天微并没有待多久,便决定离开了。

  “你要走了?”渊照颇觉诧异,“你还没有将那些东西全数消灭。”

  “我实力太弱,等下次来再继续吧。”

  墨天微也不想走,这么好的刷功德的几乎她白白放弃,脑子有坑么?实在是剩下的天魔都已经藏在了第四层第五层往下的封印之中,而以她的实力,还不足以打开第四层封印,更没办法将其中的天魔全部杀死。

  渊照沉默片刻,倒是没有反对,而是从袖中拿出一块令牌,“等你下次准备好了,便以灵力与神念灌注其中,自然便能来到这封印世界。”

  墨天微接过令牌,看到上面的铭文及花纹,忽然惊咦一声,“这令牌,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哦?”渊照漫不经心地反问,显然并没有将她的惊异放在心上。

  墨天微思索片刻,从玉坠之中取出另一块令牌,正是还剩下最后一次机会的剑冢试炼令!

  “喏,你看这是不是很像?”

  确实很像,两块令牌皆是黑色剑型,上面的花纹几乎一模一样,只有正反两面刻印着的铭文不同,一者刻着“剑冢”,一者刻着“禁绝”。

  她本以为会看见渊照惊讶的表情,但渊照只是淡淡一笑,反问道:“要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没有如你的灵宠一般,直接落入幻心莲池之中呢?”

  墨天微登时恍然,原本她就疑惑为何自己当初并没有如白龙、孔羲和小白一样受到蛊惑,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

  “难道剑冢也是仙华圣宫弟子建造的?”

  “当年仙华圣宫覆灭,却还有一长老因被困秘境之中而幸存,他便创造了剑冢,想要寻找一位传人,传承仙华圣宫剑道一脉。”渊照的语气之中听不出有何情绪,“你既然要离开,是要去往剑冢,还是原路返回?”

  原来剑冢竟然与仙华圣宫有关!

  墨天微心念百转,一下子想到了当初顾南小姑娘说的事情,顾家的秘密……仙华圣宫的遭遇……这其中必然有着某种联系。

  不过,现在却不是思索这些问题的时候。她立刻应道:“自然是去往剑冢!”

  剑冢就在沧澜界清远城,她若能去往剑冢,岂不就能回到沧澜界了?

  太好了!她终于可以再见到师尊他们了!

  也不知道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会不会吓他们一跳?

  渊照没说什么,只是心念一动,两人便又回到了仙华圣宫之中,不过却不是在祖殿,而是在幻心莲池旁。

  “你想带走谁,便告知于我。”渊照这时候又很好说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