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惟吾逍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三十八章:北域之变

惟吾逍遥 微斯人也 4116 2018.09.24 23:53

  墨天微之所以打算收北辰殊为徒,其实很简单——她和那个幕后黑手一样,都想要利用北辰殊的气运。

  她最初想过杀掉北辰殊,但一来北辰殊目前一直老老实实也没干什么坏事,她随便杀人不仅是造孽,也容易产生心魔;二来,气运之子哪里是那么好杀的,光是气运反噬,便能让人吃尽苦头——因此,她打消了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念头。

  一个很有可能背叛的气运之子,在杀又杀不得的情况下,一不留神便会成为剑宗的心腹大患。

  因此,墨天微决定要将北辰殊牢牢掌控在手里。

  《仙魔剑主》中,北辰殊的天资早早便显露无疑,即便宗门中不少人对他的行事作风颇有微词,但明泽真君及一些剑尊乃至于剑仙,看出了他不凡的气运,都对他极为重视,也不太管束他,让北辰殊就像个溺爱中长大的孩子,只知记仇,不知报恩。

  墨天微可不会让北辰殊过得那么轻松自在。

  她一定要教会这个家伙,该怎样做一个正常人——信心满满的墨天微却忘记了,她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但即便有着这样的打算,墨天微也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顺水推舟,让北辰殊拜师。

  心不诚只是个借口,毕竟她自己收徒的心也不诚,并不会要求北辰殊一定要诚心诚意;她重视的是另一个点——不能纵着北辰殊。

  熊孩子不打,早晚祸害全家,她今天教不会北辰殊做人,以后北辰殊天天惹事,一惹了事就来找她,那究竟是谁利用谁了?

  “我可是反派,反派就该心黑手毒,任人予取予求算什么?”墨天微心中暗暗想道。

  北辰殊不知道墨天微有着如此复杂的心理活动,他只以为是自己的行为大大惹怒了墨天微,心中也觉得很是惭愧——景元真人虽然狠狠羞辱了他,但有句话却是没有说错,他确实给墨师叔带来了许多麻烦,如今还要求上门来,岂不是得寸进尺?

  但是北辰殊心里也苦啊!

  难道他能不管赤潇么?不能!

  他又还能求谁呢?只有墨师叔这个大好人才会帮忙啊!

  “主上!以往我年少轻狂,给主上惹来许多麻烦,经景元真人一番教训,我已知道自己做错了许多事情。”

  他膝行几步,来到墨天微脚边,重重叩首:“今日拜师,我确实不够诚心,但还望主上再给我一个机会,日后主上所言,我必听之从之,不敢有违——我愿立天道誓愿为证!”

  墨天微却并没有为他这话打动——毕竟她可是一个还要维持面冷心善人设的虚伪反派,听见这话就满口答应下来,目的也太明显了。

  “拜师之事,暂且作罢,若你日后诚心愿拜入我门下,再议此事。”她冷眼盯着北辰殊的黑发,觉得这家伙发质真好,“赤潇之事,你既已有了说辞,便自己去执法殿,想来师兄也不至于揪着不放。”

  北辰殊却觉得他听出了墨师叔态度已稍显软化,还要再说什么,却又听见危楼警告道:“不可再得寸进尺,她这么说便代表着执法殿不会刻意刁难,当务之急是将你的小情人救出来。若你再纠缠不休,惹怒了她,事情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这话教北辰殊冷静下来,方才他是急晕了头,乱了分寸,确实如危楼所说,当见好就收才是。

  他再次深深一拜,直起腰来时,神色是前所未有的认真,举起右手,立誓道:“主上大恩,北辰殊铭记于心,必不敢忘。不论主上日后有何打算,北辰殊今生今世,必报此大恩,若有违之,天地不容!”

  冥冥之中,这句话被天地记录,已形成因果,这便是天道誓愿了。

  墨天微神情不变,“随你。”

  北辰殊却道:“知恩图报,此乃为人之本,我是不能忘记的。”

  说完这句话,他抬起头,却怔了怔,因为他方才似是从主上眼中看出了一丝轻蔑——主上这是不信他么?

  待再看去,主上的眼中依旧冰冷一片,什么情绪也看不出来。

  北辰殊却不觉得这是自己看错了,心中暗暗想道:“我必不能教主上失望。”

  危楼闲闲说道:“之前不都还是墨师叔墨师叔的么,怎么现在就是主上了?”

  北辰殊没理会他的嘲笑,与墨天微告别之后,便去救赤潇了。

  墨天微……墨天微觉得很开心,目的已经实现了一大半不是么?

  ——而且比起杀死一个主角,驯服一个主角不是更有意思么?

  这才是她这样的大反派大美人该有的逼格啊!

  •

  赤潇伤人事件的后续墨天微并没有关心,不过凌云起却是在她的新家快递到时与她说起了这件事情。

  赤潇吃了点苦头,但是命却是保住了,只是她在听见北辰殊说她是自己的灵宠时,那表情简直可以用“晴天霹雳”来形容。

  墨天微轻轻哼了一声,只道:“地位不平等的爱情,又能持续多久呢?”且不说对象还是一个种马男。

  凌云起笑着给她斟酒,“那些小辈的事情,让他们自己折腾去,总归我们也只拿来当戏看罢了。”

  墨天微摇摇头:“北辰殊是个好苗子,就是心性和品行上有些缺憾,若能纠正,于我剑宗也是一桩美事。”

  她如此感叹完,便看见凌云起怪异的眼神,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

  凌云起捏了捏她的脸,仔仔细细打量了许久,在师弟快要发飙的时候才停手,感慨万千:“师弟你说这话,真是特别的违和。”

  “我怎么就说不得了?”墨天微自认自己是一个伟大的教育家,也不看看狡猾的天狐都被她养的乖乖巧巧了么?

  ——朋友,那叫驯兽。

  “总觉得你闭了十几年关,比以往沉稳了许多,当年那个异想天开要火烧云国皇宫,敢把我摁在地上打的调皮师弟呀,一去不复返了。”凌云起的语气特别沧桑。

  “人总归会渐渐长大,一辈子一成不变,那也太无趣了。”墨天微先是附和了一句,又捏了捏拳头,在凌云起眼前晃了晃,“不过,万变不离其宗,若师兄怀念被揍的感觉,师弟也可以勉为其难……”

  “不不不,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别当真呀!”凌云起连连摆手,虽然师弟揍人的时候也很漂亮,但是挨揍还是很痛的好吧,他又没有自虐的爱好。

  瞟了眼师弟的脸色,凌云起连忙岔开话题:“说起来,你乔迁新居,难道不要宴请我等么?”

  墨天微道:“二师姐、五师兄、六师兄都外出游历去了,光我们几人也没意思。况且我那山头与你的一般,只是放着看看罢了,我还是要住在灵星峰的,也算不得乔迁了。还是待他们都回来,我再邀请吧!”

  她不提几位师兄师姐还好,一提这个话题,凌云起的脸色立刻又严肃起来,犹豫片刻,还是说道:“听闻师弟近来也打算外出游历?”

  “确有此意。”墨天微老实回答,“上次没有去中域,这次打算去中域转一圈,有机会的话,大概也会去南域看看。”

  “若师弟计划还未确定,我倒是建议你往北域战场去看看。”

  “北域战场?”墨天微一怔,“妖族的进攻计划早已被我族知晓,又势单力孤,难不成这都十几年了,北域战事还未决出胜负?”

  她出关之后,诸事缠身,确实并不怎么关心北域战场战况,因此听凌云起这么说,心中很是吃惊,同时也升起一丝警惕来。

  凌云起叹了口气,“我正要与你说这个。战事之初,确实势如破竹,妖族几次进犯,都打回去了,且杀了好些大妖。眼见着妖族败局已定,两年前,不知何故,他们竟一下子变得厉害了许多,而且出战的妖族也多了许多以往不曾见过的,真真诡异。”

  “我曾去过天妖城一次,其中有许多强大妖族,且听闻极北雪域及沧浪海中一些偏远地带亦生活着许多妖族,他们肩负着保护部族的责任,鲜少在北域战场上露面——难道妖族竟将他们抽调来了?”

  墨天微想到了宓河商队中的师音与那位神秘的梨晓大人,她曾见过师音一次出手,比起剑宗内许多同阶的真人也不差什么,但她在整个妖族内的名声几近于无,人族中更是没人听说过她的名字。

  “大部分都是海中妖族,少部分应该是你说的那些妖族。”凌云起回想之前收到的战报,“沧浪海海中妖族,向来不参与两族之争,这一次不知为何竟主动参战,奇哉怪也!”

  “大约是唇亡齿寒之故吧。”墨天微嘲笑,“妖族日渐式微,难不成沧浪海海中的妖族真能不闻不问?不过那群五颜六色的蛇应该也拿出了不少好处,否则海妖王不会那么好说话的。”

  海妖王是沧浪海海中妖族之王,向来傲气,只服妖皇管束——这里指的是拥有凤凰血脉的那些妖皇,不包括如今在位的蛇族妖皇。

  想到这里,墨天微不禁想起当日在云顶金宫看见的无数凤族骸骨,那一朵凤凰火,以及……孔羲。

  “最后一位凤族妖皇,究竟是怎么陨落的?”墨天微眸光深沉,“他寿元悠久,在沧澜界中几近无敌,怎么竟死得不明不白?”

  “或许,我该仔细询问孔羲一番,里面说不得有什么惊天大秘密……”

  凌云起继续说道:“若你想着试剑,可往北域战场,那么多异族,若你够强,还不够你练手的?”

  墨天微轻轻一笑,“那是自然,杀自己族人没什么好骄傲的,在异族扬名,方可谓英豪。”

  凌云起大笑,与他碰杯:“正是此理,不久后我也要去北域战场,师弟可与我同行——到时候你四师兄也会去。”

  “怪不得你一直怂恿我呢,这是想着到了北域战场一同行动么?”墨天微睨了他一眼,“直说便是,何必东拉西扯的。”

  “若师尊知道我撺掇着你去北域战场,必会教训我的。”凌云起无奈地耸了耸肩,“毕竟我这也算是干扰你的修行了。”

  “这算什么干扰?师兄不过是提个建议,我若是不想去,你难道还能将我捆起来带走?既然是我自己的决定,那便算不上干扰了。”

  凌云起实话实说:“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想着你可能不知道有这么个好去处,便告诉你了。”

  “待我看看北域的战报,再决定什么时候去,去什么地方吧。”墨天微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答应与两位师兄同行,“毕竟我们喜欢的历练之地都不尽相同。”

  “这是自然,我与景瑜也不去同一个地方,只是想着若军中有何行动,找人也方便些,不至于要与其他宗门之人共同行动。”

  两人便说定了此事。

  将凌云起送走之后没多久,墨天微便收到了凌云起与尹月白命人送来的北域战报,细细看了几天,终于决定了要去的地方——天南战场。

  “天南城……”墨天微觉得这地方有点耳熟,仔细一想,“这不是阿昀的老家么?”

  她便笑了起来,“好久不曾与阿决、阿昀聚过了,都积攒了许多东西要送给他们,这次正是个好机会——也好问问阿决去不去北域战场凑个热闹。”

  心中想着,她便命人给慕容决与安昀下了帖子,邀二人明日在她的新家聚上一聚。

  二人近来正在宗内,收到墨天微的请帖后,自然十分欢喜,第二日老早便上门了。

  多年不见,三人再次聚首,看彼此都觉得有些陌生,但酒过三巡之后,便又重新热络起来。

  墨天微看着两人,心中十分开心。

  阿决已经是她的八师弟了,这些年历练下来,愈发不苟言笑,只是面对她和安昀的时候眼神依旧温和,并没有什么疏离之色。

  阿昀则已成为明璐真君的亲传弟子,在琢玉峰颇受重视,参加过好几次西域内的炼器师交流大会,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天才炼器师了。

  只是听说他与叶翡终究还是没能走到一起,墨天微初时愕然,但细细一想又觉得很正常——前世两人因北辰殊没走到一起,归根结底还是两人感情不够深,如今虽然没有北辰殊从中作梗,但却也可能发生别的事情,爱情么,有时候确实轻易便能改变。

  “你们近年来在宗内,可有听说北域战场的事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