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惟吾逍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绮罗镇离奇杀人事件!

惟吾逍遥 微斯人也 4081 2018.06.08 23:58

  弈剑域,顾名思义,乃是弈剑宗的宗域。

  弈剑宗在剑道七宗的地位其实比较尴尬,这个宗门与剑宗、杀戮剑宗、天剑宗、绝剑宗、诛邪剑宗不同,比之少了一分直率与冲动,多了一丝算计与细致;它与北斗剑宗那种介于剑修与神棍之间的宗门也不相同,至少不是混血。

  如剑宗有七部镇宗剑典一般,弈剑宗也有,虽然只有两部,但这并不意味着弈剑宗的实力就远逊于剑宗了。

  两部剑典分别是《无定剑典》与《烂柯阵图》,这也划分出了弈剑宗宗内两大流派——算剑派与剑阵派。

  算剑派,有道是天地万物,人妖仙魔,草木虫鱼,无物不在剑中,可见其豪情与底气。

  剑阵派,最显著的特点就是这一派弟子学的都是剑阵之术——如墨天微前世诛仙剑阵一般。

  由此可见,虽然两派修行之法相去甚远,然而事实上无论是算剑还是剑阵,都脱不了“算”这一字,弈剑宗之名,也由此而来。

  之所以将弈剑域作为自己离开剑域后的第一站,绝不仅仅是因为它与中域接壤,更因为墨天微对这宗门的修行之法颇感兴趣。

  作为一个学渣,墨天微对学霸一直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的羡慕嫉妒恨,而弈剑宗在剑道七宗之中,显然是最有学霸潜质的,所以她才来参观参观。

  走在北修城中,墨天微很轻易便能察觉到弈剑域风气与剑域风气的区别。

  如果说剑域是无物不焚的熊熊烈火,那弈剑域便是无孔不入的涓涓细流,没有高下之分,端看更喜欢哪一种罢了。

  来到北修城,就像是突然从血火与荣耀的世界,穿越到了另一个潇洒与儒雅的世界一般,墨天微不禁想,连弈剑宗这么个“伪•道门”都这么文质彬彬,那真正的道门又该是何等风采呢?

  不论是何等风采,总归墨天微也要去见识一番的,现在不着急。

  老实说,墨天微也不知道来到北修城之后该干什么,换个地方杀怪?换个地方练剑?换个地方行侠仗义?

  这么一想,似乎游历也就这么一回事儿。

  但……

  墨天微在心中摇头,对她而言,在哪里都能杀怪、练剑、行侠仗义,但游历真正的目的之一便是红尘炼心,只有走得远、看得多了,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所以,如果迷茫,那就去游历吧,反正也不花(自己的)灵石。

  ……

  多年后,一直秉承着这种心态的墨天微成为修真界的一股清流(泥石流),毕竟,爱生活爱修炼爱游历的她,同样也爱行侠仗义。

  多年后的事情暂时就不必提了,在没有攻略、主线任务的情况下,墨天微的选择当然就很明确了——飞星楼。

  这一次墨天微比较幸运,因为有人不介意她是个负分,聘请了她做任务。

  任务就两个字——破案。

  任务的发布人是北修城附近一个小城镇中的小家族,以前镇子上安宁祥和,人们安居乐业。后来不知出了什么变故,这个家族开始不断死人,死到现在血脉都快断绝了,还是没找到原因,所以只能申请场外援助。

  “……事情就是这样了,孤星道友,还请务必助我齐家一臂之力,找出那藏在幕后的黑手!”

  齐家驻守在飞星楼中的管事——齐安的一双眼睛满是希冀,言辞恳切。

  墨天微不置可否,按照套路,这种貌似很玄乎的事情,总能扯出一连串乱七八糟的事情,要不是她的目的就是搞事情(?),也不会接这个任务。

  “嗯,我自会尽力而为,只不过你也当说清楚,这任务,以前有多少人做过?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现在那些人又怎样了?”

  “呃……呵呵,也没,没多少人。”齐安的声音有些发虚,忍不住擦了擦额角的汗,“线索没发现,发现了当年早就查下去了,现在,嗯,我,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样啊……”

  墨天微懂了,那些道友坟头草已三丈高了。

  既然问不出什么来了,墨天微也就不问了,跟着齐安,来到了齐家所在的地方——绮罗镇。

  “绮罗?”墨天微随口一问,“该不会这里还有一个罗姓的家族吧?”

  齐安:“是这样没错的。”

  罗……听到这个姓氏,墨天微就回想起了当年她第一次出远门时,就是接了一个罗家的任务,结果差点被坑死。

  这么一想,还真是不吉利啊!

  墨天微在心中给这绮罗镇的罗家画了个大大的叉,决定如非必要,一定离这家人远远的,最好什么接触都不要有。

  齐家人在知道齐安这一次又找到了一个肯接任务的人,简直是惊喜的。

  而在知道这接任务的人是一位筑基修士之后,更是惊喜得恨不得跳起来了。

  齐家并不是一个大家族,族中最强战斗力也就是一位半步金丹的修士,而且大限将至,气血衰败,眼见着没几年好活了,偏偏又碰上这桩怪事,齐家的这一位老祖真是忧心如焚。

  在三年前,齐家人丁兴旺,也出了几位天赋不差的后辈。

  结果,这几年间,一个个死去,根本查不到任何原因。

  事情刚发生半年,齐家便将任务挂到飞星楼中去了,但齐家并不算富裕,也没请到什么厉害的修士来——就这样,还死了。

  然后又得继续发任务,继续挂人,继续发任务……

  渐渐,北修城的散修都知道齐家的任务是个坑,根本不来,所以在墨天微表露出一丝想要接这个任务的倾向时,齐安便忙不慌地砸实了这件事情,将她带来绮罗镇。

  齐家老祖名为齐林,墨天微到了齐家之后,便受到了他的热情接待。

  两人在茶室之中谈话。

  墨天微道:“恕我直言,齐家既然就在北修城附近,何不请求北修城援助呢?”

  墨天微好歹也是大宗门出身,知道这其中的套路。

  宗门内庶务殿的任务都是哪里来的?

  除了一部门由宗门制定、门内长老发布,剩下的就是剑域之中各个地方一些当地无法解决的问题,经过剑宗在剑域各处的风信汇总,呈递宗门,变成宗门弟子的任务。

  ——风信,是宗门分布在各处的探子、间谍及监察者的统称。

  墨天微不相信齐家的情况弈剑宗的风信没有发现,既然发现了,想必弈剑宗应该已经有了齐家这个任务,怎么齐家还要舍近求远,去飞星楼苦苦等待呢?

  齐林长叹一声,“道友是个明白人,老夫也就不瞒你了,只是还望道友听后不要外传。”

  墨天微道:“自然,我孤星可不是什么多嘴多舌之人。”

  “弈剑域一切尽在上宗掌控之中,我齐家的难题,上宗自然也是知晓的,只是……唉!”

  “我齐家曾有一女与弈剑宗内一位真传弟子联姻,如无意外,能助我齐家更上一层楼。”齐林的声音顿了顿,接下来要说的事情真是让他老脸都丢尽了,“只可惜……只可惜家门不幸,老夫那后辈生性轻浮,竟与一来历不明的散修私奔,教那位真传大大丢了颜面,惹来真传震怒……”

  这件事情在弈剑域也是传遍了的,齐林知道自己即便不说,孤星也能查出来,所以根本没有掩饰,言语之间,对那牵累了家族的女子,多有怨怼,可见余怒未消。

  墨天微秒懂,这是得罪了上头的人,让人穿小鞋了啊。

  作为曾经同样被人穿小鞋的倒霉家伙,墨天微很清楚,大宗门中一些事情是很容易动手脚的。

  就比如齐家这件事情,风信肯定将事情传达给弈剑宗了,但是风信的信息要经过一批人的手汇总,汇总后又会考虑到轻重缓急程度,或是打回给当地城主府命城主府协助解决,或是留下来派发给宗内弟子,其间可以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风信的信息可能延迟一段时间上交,汇总的人可能故意将齐家的消息压在最后,分派任务的人又可能将它划入“不着急先等等”的行列,三年不到而已,真要卡你,三年还太短了。

  那位真传老婆跟人跑了,绿得全弈剑域人尽皆知,稍微有点气性就不可能善罢甘休,现在只是卡齐家的任务,没有唆使别人来找齐家麻烦,可见还不是特别坏。

  ——别说齐家都要死绝了,那真传远在弈剑宗,当然不会一天到晚盯着一个家族过不去,估计当时只是偶然知道齐家遇上麻烦了,心情不好就让人卡了,之后说不定都没怎么关注过。

  毕竟,这可是一闭关就好几年过去的修真界啊。

  但不论如何,流程被卡了,齐家的处境就十分艰难了,北修城摸不准那一位真传的想法,不敢随意出手;任务到不了庶务殿,也没有弈剑宗弟子会来行侠仗义,齐家自然只能找飞星楼了。

  墨天微也无意在别人伤口上撒盐,既然接了任务,那就要有点职业道德,她可自认是一个很有职业道德的人。

  “先前齐安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些情况,还要劳齐道友具体说明。”墨天微想了想,加上一句,“最好还说说齐家都有哪些交恶的修士、家族,又挡了谁的路。”

  毕竟齐家遇到的,可不是简单的灭门案,而是家族子弟一个个离奇身亡,这种钝刀子割肉的手法,明显是有着深仇大恨,又或是有着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

  “事情是从三年前的中秋之夜开始的,那一日,老夫正在闭关,忽然接到消息,我最看好的一个孙儿在去万南山猎杀妖兽时,不幸身亡。”

  “那时候老夫悲痛不已,但也以为是他一时大意,才丢了性命。”齐林语气低落,“可老夫万万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

  “自那以后,每个月圆之夜,我齐家必有一人甚至好几人身亡,至今已经三十九月,我齐家嫡系几乎死绝,旁系也死伤惨重,几乎每一脉只剩下一二年轻人。”

  “再如此下去,除了覆灭,齐家没有第二个可能……”

  “这些人的死因也是千奇百怪,有被妖兽杀死的,有被路过的魔修一掌拍死的,有与人争斗时被人失手杀死的……”

  “甚至,还有人在家中安寝时,莫名其妙就身死道消。”

  齐林心中难受极了,这些人都是他齐家的未来,是他的后辈,眼睁睁看着后辈一个个死去,这种滋味,绝不好受……

  墨天微静静听着,不置一词,从这些简单的陈述性语言中,她也无法做出什么有意义的判断。

  “至于我齐家与哪些家族、修士交恶……孤星道友,你也知道我齐家不过只是个偏安一方的小家族,向来与人为善,极少与人交恶,交恶的家族或是势力是没有的,单个的修士……老夫也只能想到那一位真传了……”

  这种时候,墨天微更不会说什么了,毕竟论关系远近,她和齐家、那位真传都不熟,但那位可是友邦弈剑宗的真传,剑宗与弈剑宗知根知底,她肯定不会听了齐家的话就认定那位真传有问题。

  与其相信是那位真传气不过暗中算计,她更倾向于齐家这是无意中招惹了大敌,人家铁了心要磨死齐家呢!

  “眼见着明日便是月圆之夜,还望孤星道友鼎力相助,查明幕后黑手!”

  齐林的语气与齐安诡异地重合了,虽然孤星的修为不及他,但是修真界中,修为既能代表一切,又不能代表一切。

  修为能代表一切,是因为当修为高到一定程度之时,一切皆无所遁形;修为不能代表一切,则是因为当修为差距不大时,便有许多手段,往往能出其不意。

  孤星修为不及他,但或许就掌握着什么高明的秘术,能抓住幕后真凶呢?

  真正的修士,既会自傲于修为,也会时刻保持着一颗谦卑的心,因为没有人是无所不能的。

  墨天微唇边含笑,端起茶盏,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好说,为了你齐家的报酬,我也会尽力而为的。”

  闻言,齐林并不觉得受到冒犯,反而很满意,素不相识的修士之间,利益才是最牢固的纽带,孤星要是说怜悯齐家遭遇所以会全力以赴,他反倒不放心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