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惟吾逍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先天灵宝?

惟吾逍遥 微斯人也 5120 2018.06.06 23:55

  剑域,邕宁城。

  莲业从入定之中惊醒,双眸猛地睁开,愣愣望着静室的墙壁,脑中却在不自觉地回想着刚刚在入定之中看见的一切。

  入定之时,本该无思无想,他却不知为何,看见了一个男人的生平,那是个凡人,一生坎坷,身世堪怜,最后却成就霸业,登基为王。

  叶钧?

  叶钧是谁?

  他与我,又有何关系?

  莲业眉头紧皱,他想起叶钧一生之中最重要的转折点,那位突然出现的,据说一直在他身边,又突然离开的修士……

  从这位修士的身上,他也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人又是谁?

  是他失去的记忆之中的某个人吗?

  “朕……寻仙访道多年,终不得再见仙人一面,愿来生,为仙人座下童子……一生长伴……”

  叶钧临死前最后一句话仍徘徊在他脑海之中,莲业伸手揉了揉眉心,总觉得整件事情都不太对。

  这叶钧,是不是脑子有坑?

  人都要死了,还念念不忘仙人,想想你家王朝与百姓啊,真是个不合格的皇帝。

  “还有那什么仙人,哪里有雷兄好,高冷又有原则,还乐于助人。”

  默默吐槽了一句,莲业将这些杂念全数抛到脑后,继续修炼起来。

  •

  从剑冢之中出来后,墨天微左右打量了一番,发现院落之中一切都与她进入剑冢时无异。

  剑冢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他们在剑冢之中待了很久,但其实在外界也不过几个时辰而已。

  顾绥冷淡地看这三人,“既然事情已经了结,便速速离开清远城——此生,你们不得再踏入清远城一步。”

  三人都没什么意见,老实说,得到剑冢的试炼令后,来不来清远城都是无所谓的。

  墨天微三人被顾绥打包丢到城外去了——在丢人的时候,顾绥还很留了个心眼,三个人分了三个方向丢,省得在城门口打起来,让他清远城不得安生。

  在外来者离去之后,清远城附近渐渐升起迷蒙的雾气,偌大的城池,便在雾霭之中一点点隐去,好似这里从来不曾出现过一座城池一般。

  当清远城隐去之后,冥冥之中,所有人在路过此地的时候都会避开,他们印象中,这里是清远城,一座……很普通,没什么特色的城池,等下次经过再来看看。

  修士们并没有发现,这座城池,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时刻才会出现。

  荒郊野岭,墨天微在半空中稳住身形,脚踏飞脚,随便选了个方向离开清远城。

  “也不知道顾南小姑娘怎样了……”

  夜风拂面,墨天微想起自己乾坤袋中还有这位小萝莉的一朵珠花,不禁微微一笑,若有缘再见,便将珠花还给她。

  ——就连墨天微自己都没想到,再次见到顾南,已经是很久以后,而那时,说是沧海桑田也不为过。

  •

  剑域,苍崖城。

  苍崖城与邕宁城一样,是剑域十二大城之一,而且因为靠近剑宗甲级宗域边缘,来往的修士有许多是外域之人。

  传送殿中,人潮熙熙,墨天微进来后目不斜视,径直来到一个传送阵边的灰衣执事面前,冷声道:“弈剑域,北修城。”

  灰衣执事头也没抬,“北修城,传送费用七千下品灵石,目前已经有二十人,你若要去,再等九人,凑齐三十人才能开启传送阵。”

  “大概要等多久?”墨天微也是了解规矩的,传送阵消耗极大,不可能随便来一个人开一次,一般都是凑齐三十人才开。

  “按照以往的惯例,等大概再等五日便能凑齐三十人了。”灰衣执事道,“若是五日后还没凑齐,我会通知你们要去的人,将没凑齐的费用均摊,若无意见便能启动传送阵。”

  墨天微心都在滴血,但还是老老实实交了七千下品灵石,换来一个传送令,便离开了传送殿。

  她有什么办法,这传送殿就是剑宗开的,赚来的灵石最后还是回到了他们这些受到宗门重点培养的人身上,这么想想也就没什么舍不得的了。

  “还有五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要去哪里呢……”

  墨天微一边走一边琢磨,最后还是决定就在客栈中闭个小关,整理一下学习心得。

  但事与愿违这个词发明出来,自然有其用处,比如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可以用上这个词……

  她回到了客栈,苍崖城不愧是十二大城,这里的客栈就不是以前那些小城池中流行的单间或是双人间了,这里的是院子——一个人一座院子,清净,宽敞,重要的是价格贵,有身份!

  对于墨天微这种纯靠行侠仗义发家致富的人来说,身份是什么东西,不存在的,之所以选择住院子而不是住单间,很简单,因为主角/主要配角们出门总是不能住到自己想住的房间。

  普通的房间已经被和她差不多的低(穷)调(鬼)修士租下了,只剩下院子。

  不过,在住进来第一晚,墨天微就将又白白花了一笔灵石的心痛压下了,因为院子的条件真的很棒棒,有专门的静室、炼器室(虽然对她没用)、炼丹房,甚至还布下了聚灵阵,可以说是很有诚意了。

  而且,最棒的是,这里每个院子都设下了四品以上的防护阵法,这意味着,即便是元婴真君,想要窥探院中之人在做什么,也十分困难。

  治安,那也是一级棒,还从来没发生过什么入室抢劫之类的恶性事件……

  墨天微木着一张脸看着坐在院中惬意饮酒的人,镇定地回忆了一下门口的标牌,确定这是自己的院子没错。

  ——所以,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

  说好的治安一级棒呢?说好的四品防护阵法呢?

  都死了?!

  饮酒之人察觉到了墨天微的出现,微微偏过头,朝她扬了扬手中的酒壶,“一起来啊,这酒不错,齐云楼还是很有诚意的。”

  “呵……”

  墨天微冷然一笑,拔出清凉剑,“你是谁?!”

  酒鬼抱着酒壶,一步三晃地来到墨天微身边,“刚分开没多久吧?墨道友。”

  离开清远城之后,墨天微便又做了伪装,此时她对外形象就是之前摆摊行侠仗义的霍泉,而不是墨天微。

  这人……认识她?

  墨天微不语,酒鬼也不介意,他将酒壶往身后石桌上一抛,打了个响指,“重新认识一下,我是厉烜,不久前在清远城见过的。”

  随着他的话音,墨天微便看着那张脸渐渐起了变化,而这酒鬼的气息也变得与那日在清远城所见的厉烜一模一样。

  “厉烜?你来我这里做什么?”墨天微并未将剑放下,“一个魔道剑修,来我剑域,还闯到我面前来了,真是不知死活!”

  “算了吧,”厉烜伸手想要将清凉剑拨开,结果被剑气划出一道伤口,这才停手,“谁不知道你师尊和师兄,都与我们魔道中人交情不浅,我来找你,也不奇怪吧?”

  墨天微眉头拧起,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将这家伙一剑戳死,只是因为厉烜的境界在筑基后期,她想要解决他,很有一点难度。

  但这家伙越说越不靠谱,墨天微觉得没必要废话下去,开打吧!

  “停停停!”厉烜看出她的想法,立刻停止了废话,“我来找你,是有事相求。”

  “与我无关。”

  “我有一个消息,用它和你交换。”

  “没兴趣。”

  “不要你做什么,只想让你帮我离开剑域,我的伪装不能在传送阵中保持,而一出苍崖城,就有人来追杀我……”

  “滚。”

  墨天微用一招冷酷的剑法打断了厉烜的滔滔不绝,对于随随便便进别人家的家伙,没什么好说的。

  “……你师尊现在很危险,但我有办法救他。”

  清凉剑在厉烜眉心前停下,他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就知道这些正道中人,个个都是如此优柔寡断……

  “啊!”

  下一刻,墨天微一剑教会他做人,若不是厉烜逃得快,这一剑就要给他脑子捅个对穿。

  “你,你不管你师尊了?!”厉烜气急败坏地拔剑迎战,“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杀你。”

  墨天微心中冷笑,她当然知道师尊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但也知道不能病急乱投医,魔门中人,巧言令色,不能轻信。

  一刻钟后。

  “我说,你差不多了啊,给我留点面子行不行啊?”

  厉烜的四肢处皆贴着一张剑符,剑意将他牢牢钉在院中的大树上,只要活动一下,便他头顶的那张剑符就会给他开瓢。

  墨天微坐在石桌边,将厉烜的酒壶扔掉,取出自己从剑宗带出来的美酒,浅斟慢酌。

  “现在可以老实交代了吗?”她温和一笑。

  墨天微也没想到,这厉烜看起来是个筑基后期不好对付的,事实上……嗯,就是个花架子,几剑被她砍翻在地。

  当然,不是说他修为虚浮剑道不精,而是他受了重伤,实力被大大削弱。

  厉烜叹了口气,虽然现在人为刀俎他为鱼肉,但是他的神情与之前没有多大区别,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玩世不恭既颓又二的纨绔样,长得再好也还是辣眼睛。

  “喜欢这样玩,你早说嘛,哪里还劳您亲自动手,我自己就绑好等你回来了。”厉烜轻笑一声,“在魔道,这种事情多了去了,我什么没见过呀……”

  他偷偷觑了一眼墨天微,发现她神色如常,丝毫不见喜怒,心中怪异——这人是没听懂,还是听太懂啊?

  墨天微朝他高深莫测地一笑,举杯示意他继续他的表演。

  开玩笑,不就是开小火车吗,来自地球连真人版都看过的墨天微会怕这家伙如此隐晦的调戏?

  想当年,她也是老司机好吗?

  厉烜无奈,看来玩花样是没用了,还是老实说吧,这姿势确实有点羞耻啊……

  “魔道以十二宫为尊,我来自其中一宫,因天赋出众,被立为少主,”厉烜语气平静,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他心中最大的伤口,“不过不久前,被一个奴仆出身的人打败了,侥幸保命,但坏了根基,所以也就被废了,那人取而代之。”

  “那个人你也认识,就是秋谅。”

  “我去剑冢,就是为了寻找恢复之法,但在离开清远城后,被秋谅的人追杀,一路逃命,借着一件法宝隐匿踪影,混进苍崖城,刚好在大街上看见你,便跟着你到了这院子外,趁着你离开的时候悄悄混了进来。”

  “难怪,”墨天微斜睨他一眼,虽然眸光依旧平静无波,但不知为何厉烜却从中看出了浓浓的鄙视,“惶惶如丧家之犬。”

  厉烜沉默了片刻,继续若无其事地说道:“我想请你帮我离开剑域,随便去哪里都行,秋谅现在就在剑域等着砍死我呢。”

  “你们倒是会选地方,在我剑域玩这一套,是觉得魔道不够刺激吗?”

  “岂敢,不过是清远城正好在剑域之中,秋谅才会铤而走险……”厉烜干笑两声,“他们也有厉害的法宝遮掩行迹,不刻意去找的话,一时半会儿剑宗也发现不了。”

  墨天微不置可否,话题一转,“刚刚你说有办法帮我师尊?”

  “有办法,你知道《无心天书》我们魔道也有的,当年我身为少主时,也看到过不少珍贵典籍,我正是从中看到了一种秘法……”

  “说。”

  “除非你帮我……”厉烜下意识便想要讨价还价,他是久居上位,习惯了对别人予取予求,还没适应如今的情况。

  但没关系,墨天微会帮他适应。

  墨天微放下酒盏,缓步来到他身边,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这充满了嘲弄与不屑的动作让一朝沦落如此境地的厉烜捏紧了拳头,手腕处传来的森森痛楚让他更加清楚地明白自己正在经历什么。

  “听说魔道有搜魂之法,一经搜魂,那魂魄的所有记忆,将毫无保留。而被搜魂的魂魄,会彻底变成白痴,那……就不是一次转世轮回能解决的了,至少……也得十世吧?”

  墨天微语气冰冷,“虽然正道中没有魔道那等搜魂之法,但类似的法门也是有的,不巧,我也会。”

  “你觉得是你老实说好,还是我自己动手好,曾经的少主殿下?”

  厉烜紧紧咬着下唇,眸中燃起怒火,“墨天微,你欺人太甚!”

  “什么?”墨天微故作惊讶,“魔道也是人?抱歉,好像大家都觉得不是。”

  厉烜紧紧盯着她,像是想要用眼神将墨天微杀死。

  但墨天微是什么人?她可是个重度中二病患者,中二病就是输人也不输阵,怕个鬼?她同样与厉烜对视,谁先移开视线谁输!

  “……好吧,我认输。”

  厉烜闭上眼,他是真从墨天微眼中看出了一种无所谓,那是对他彻头彻尾的漠视,他知道这人的话不是说说而已,她说了就一定会做到。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资本与人谈判了。

  “我请求你的帮助,若你能助我逃出剑域,我愿立下天道誓愿,答应墨道友三个合理的要求,并且,我依旧会将刚刚说的方法以及那个你一定会感兴趣的消息告诉你。”

  墨天微满意地坐回到位置上,这才有点合作的样子,想当年,想和墨天宁谈判的人都被整得明明白白的,现在的她,也不差。

  “帮你离开剑域,不是什么难事。”

  墨天微是个有原则的人,她这话当然不是在诓厉烜,虽然第一次见面时她有想过杀了这人,但此一时彼一时,她突然想起一个传言。

  《仙魔剑主》之中,曾经提到过魔门曾有一位天骄,资质奇佳,却被人阴谋算计,坏了根基,从此泯然众人,杳无声息。

  若……魔门这一位天骄犹在,他的命运被改变,北辰殊日后若还要叛逃魔门,与这一位天骄之间,那可就是真正的竞争关系了。

  魔道可不比正道,到时候两人争斗起来,她在一旁看戏,岂不美哉?

  退一步说,就算北辰殊这辈子老老实实的,她也不亏,不是还有三个要求吗?她完全可以做很多刺激的事情。

  就算厉烜还是挂了,她也没什么损失,把他带出去,也能将秋谅那群恐怖分子引离剑域,维护剑域和谐稳定。

  怎么想都不亏啊,那还想什么?

  墨天微展颜一笑,虽然此时顶着的是张普通至极的脸,但却仍教人打心里觉得舒服,“那便起誓吧。”

  厉烜无奈,只能依言起誓。

  天道誓愿不是那么容易立下的,最简单的一条限制就是——必须发自本心,也就是说想通过强迫手段逼别人立天道誓愿是不可能的。

  “你先说说看那秘法吧。”

  厉烜敏锐地发现,在立誓之后,墨天微对他的态度好了一点——这是被他的诚意打动了?

  (墨天微:不,我只是觉得要对以后一场大戏的演员好一点。)

  厉烜道:“秘法我刻在玉简中了,你把我放下来,我拿给你。”

  “哦?这样吗?那就等会儿再说。”墨天微颔首,“说说看有什么我会感兴趣的消息吧。”

  厉烜:“……”

  放我下去就这么难吗?

  “你是雷灵根的剑修,现在还没有本命法宝吧?”

  墨天微的手微微一顿,侧过头,眸光锐利,“你发现了什么?”

  厉烜深深呼吸,“我知道一件先天灵宝的消息——那件先天灵宝,雷属性,飞剑,很适合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