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掌贵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七三章 王八孙子

掌贵 弱水西西 4147 2019.01.12 19:05

  不想则已,一想,那滔滔敬仰便如江水般涌来。

  何思敬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娇妻,忍不住又交代了一句。

  “以后要唤李将军为‘哥’,听见没?”

  “凭什么!他早晚要成我妹夫,我凭什么喊他哥!”红玉不可置信。她都答应以后对李纯会恭敬相待,客气相处了,怎么还得寸进尺了?

  “就凭这是我说的!还有,明日咱们还得给大哥敬茶!”

  “我不!”

  不是一声“大哥”难,也不是敬茶难,而是这场较量不能输啊。这会儿巴巴叫了哥,哪怕以后他真成了妹夫,自己还是低了一头吧?太怂了!她以后不得被程紫玉笑死?

  “我说话不管用?”

  “啧,何思敬,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要敬酒敬茶你都自己去,别带上我啊!”

  “娘子,你怎么……”

  怎么不讲理呢?

  何思敬转念一想,自己这媳妇可不就是总爱耍小脾气吗?

  没错,是脾气,就该治,大哥的提点果然有理。

  若不想他日她爬去自己头上,可不今日就得给她收拾利索了?

  此时此刻,想到李纯那一展雄风的话,何思敬顿时挺起了胸膛。

  哪怕为了兄弟那句话,今晚也得好好治她,让她服软求饶,明日才有脸面去吹牛!以后才有颜面跟着大哥混!

  而且……这是大哥一力挡在外边争取来的良辰美景,岂能辜负?

  何思敬拔山扛鼎的豪情瞬间升腾而出。胆子一大,吞了口水,他直接将正哼哼的程红玉推倒在床。

  趁着程红玉一愣,脸一红,他便将人压在了身下。

  “不如这样,今晚谁先睡过去或谁先求饶,谁明日就只能乖乖听话!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

  “我还能怕你?”红玉昂起了下巴。

  “一言为定!婚后第一赌,谁敢赖账谁是王八!”

  何思敬满意于娇妻手感,迅速将那日思夜想化作了一腔激情。

  程红玉的张牙舞爪注定将败下阵来,连那串串低骂也都变成了声声呢喃……

  李纯很快就把人都喝趴下了,他在何家走了一圈,却没找到程紫玉人。

  找何家人一问,说是程紫玉已经回了程府。

  李纯有些奇怪,她怎么都没跟自己打声招呼就走了?

  回了程府,她竟也没在紫翌轩。

  李纯倒是没想到,她已经等在他的住处。

  推门进去,满屋酒气,她已经喝了不少。

  李纯想起来,今日的宴上,她也没少喝。她这是没尽兴,还跑自己这儿来了?

  她双面通红,正笑着招呼他。

  “知道你这儿有酒,我就来了。”她虽有醉意,可眼里却清明,口齿也清楚。“我高兴,陪我喝几杯。”

  李纯让入画去准备些解酒汤药,再煮锅热粥来,又命柳儿去外边守着,屋里便只剩了他二人。

  而她已将倒满酒的杯子塞到了他的口边。

  “多谢你提前赶来。多谢你为我为红玉为程家何家人做的一切。多谢你愿意以程家人的身份出面并挡风遮雨。”

  李纯今日从头到尾都不是以贵宾身份出席的,他的姿态和一言一行,都强势地表态了他就是程家和何家靠山,他是程家人,何家人。

  或者说,他今日的表现,已经隐隐给了不少人一种感觉:他已经开始代表程家,他已经算得上是程家的半个主人。

  他不喜应酬,他不轻易将意图摆在面上,可今日当着不少官员和贵客之面,他所作所为都是俨然一个大家长。是宣告,是敲打,是警告,也是设下了保护。

  程紫玉明白他的所有意图。

  他很有心了。

  离开之前也在尽力为她谋划。

  “李纯,我代表程家和何家敬你!”

  她一杯又一杯,虽是黄酒,虽杯子不大,可李纯还是没想到,她能喝那么多。

  “仔细喝多了头疼。”他按住了她的杯。

  “你在的地方,我有什么怕的?只要你在,头疼心也是甜的。”

  李纯盯了她,倒了酒陪她喝。

  又是几杯后,她眼眶便发红了。

  “红玉有了好归宿,我特别高兴。她前世过得太不幸,在家里没地位,被薛骏骗了情,耽误了姻缘,选错了人,远嫁他乡,偏又与夫家决裂。她身上似乎就没什么开心的事发生过。可她死得那么惨,那么烈,她是生生撞死在庄上的。我每回一想到这个,心里就被揪着一样难过。

  虽然你总说前世没有我,那些悲剧也一样会发生,可我既然是家主,我就逃不了责任。尤其是我和祖父前世一点都没关心过她,可到头来,保住了老爷子的庄子和心血的竟然是她!就凭这一点,我就欠她。”

  眼泪坠进杯中,她还是连灌了两口酒。

  她深抽一口气。

  “那些事,我都记着呢。红玉嫁好了,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也要谢你。”程紫玉拉着李纯的手不肯放。她知道,李纯懂她的心理,所以从来没打算真去为难红玉和何思敬。

  相反,他还会全力保证婚礼都井然有序。

  “红玉有了好归宿,这是个好的开端。以后,我的娘,我的祖父,我的入画知书,我要让她们都开心平安。还有你。你,你一定要幸福呀。”

  她果然是喝多了,眼里看着他,想到的却是他前世。他从没当面为她做过多少事,可最后一次他为她做的,足够让她记挂和担心好几辈子了。可她为他做过什么呢?和红玉一样,李纯也是她前世一直忽略,却真正对自己重要之人。

  想着想着,眼泪又断了线地直坠。

  李纯上来跟她碰了碰杯,拖过了椅子坐她身边,由她靠着。

  “红玉那么淘,都顺利嫁出去了,你还有什么可担虑的。其实,最近我已经很幸福了。所以你放心,以后你担心的那些人都会开心幸福,我们也一定都有圆满结局,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回京?”

  “谢谢你,今生还能陪在我身边。”

  她扭头就伸了双臂圈住了他的脖子,将唇往上凑。

  “我还臭着呢!”李纯笑着后仰。

  “那我们一起发臭吧!”她主动贴上他唇,含混不清道:“你拿走了我的心,你就躲不掉了。你就是掉粪坑里,我也陪你一起跳。”

  “……”李纯笑起来,这绝对是他听过最有味道的情话。

  李纯开始确定,她的确是喝多了。

  主动过了头,不但吻得很认真,整个人也都贴在了他身上。

  他伸手托住她后腰,可她整个人还在往他怀里钻,他甚至能感受到她胸前的柔软。

  “妖精,你快醒醒。”李纯笑着将她整个人往后拽,明明是她在色诱,他可不想她醒来后自己有乘人之危的指责。

  “我醒着呢。”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男人不能随便撩拨?”

  “我在撩拨你吗?”

  “要不然你在做什么?”

  “你觉得我在做什么?”

  李纯再次推开了她脑袋,仔细看了她的脸和眼。

  她的眼迷离朦胧,大概正是五六分的醉意吧?

  “你这大晚上跑过来与我喝酒,还这么投怀送抱的,就不怕我对你就地正法?”

  “那你会吗?”

  “若我没喝醉,就不会。可我若喝多了,就未必不会。”李纯哼哼,模棱两可,谁又不会。

  “那你喝多没?”

  “可多,可不多。那你喝多没?”

  “多,也不多。”

  两人傻子般呵呵笑了起来。

  “李纯,我信你,你也信我。你真心待我好,所以你不会对我真出格。而同样,我既然那般喜欢你,你若真想睡了我,我又怎会拒绝?”

  她手指在他眉目描绘,将容颜刻在心底。

  “我来,一是真想找你陪我喝酒,因为我高兴。二是要谢谢你。三就是告诉你,我已经把你刻在心上。心头只有你,再没有其他人,连他人的影子都没有。

  还有第四,趁着酒劲,我可以把我身上,你所有想知道的都告诉你。我觉得,婚前的你一定有很多话想问我,可往日顾全我颜面你不想问,也怕听到什么让你生了芥蒂的答案,所以,趁着我酒劲上来,已有几分头晕目眩,你赶紧问。可能我醒了之后,我就没勇气回答你了。”

  那晚,她将前世道出时,略去了不少她与朱常安具体的交往和婚后的生活。她与朱常安也有过开心的时候,她为了帮他上位,也做了些不好的事。

  有些故事和心情,当时那种状况下,她没法启齿。

  而他也没问。

  她不知他有没有过探究心,是否怕触及她伤才没问,可他二人的日子还很长,那日朱常安在船上一连对她发了十几问后,她更觉许多事其实她还完全没有头绪。所以,她希望李纯心里能做到对她没有任何的疑惑。那么将来有风浪时,那些鬼魅连离间他们感情的机会都没有。

  “只此一次的机会,你要把握好了。我喝多的时候可不常有。”

  “这话暧昧,我怎么就听出了另一层意思呢?”李纯揽过了她,“这么好的机会,你都送上门了,我问你答又有什么意思?”

  “我很认真。”她躲开了他凑上的唇。

  “我也认真。程紫玉啊程紫玉,我比你想的还要相信你。我没问你朱常安,你就多想了?可我也没问过你朱常哲,没问过什么贺家公子吧?因为他们不值得。

  我和你不一样,你因为受伤太重,所以殚精竭虑,总看重过去。可我一直觉得当下就很满足,所以我只想着将来。我要掌控的,也只有将来!

  所以将来,你要与我步调一致。你有操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心思,不如多幻想你我以后。

  想你如何发扬技艺,想我如何为程家撑起一片天,想想你我生几个孩子,都叫什么名字。想想老了,我们是住程府,还是住别院,又还是住庄子……

  前世的事,可用来探究对方动机,但别想得过重,毕竟轨迹改变已经做不得准了。就只当作警示吧!他日朱常安再用这些话来拿捏或刺激你,你不用理他,见一次打一次就是了。你若怀疑朱常珏,咱们也总有办法探究的。

  还有,对我来说,我没有前世,你就是崭新的你,是只有我的你,是我想要的你,这些,我分的很清楚。那就足够了。”

  “对了,说到朱常安,有没有办法让他去不成西北?他才跟了白恒没多久,似乎长进便已不小。那日他站到我身后,我却一点不察。”

  “白恒教了他调息的方法。他一直被禁足,想来每日无事可做也只能闷头学东西了。他该是学进去了。

  至于他西北那事……是皇上金口玉言的,看白恒的反应,似乎还很看重他,只怕白恒也会一力促成这事。这事等我回去瞧瞧,你若不希望他跟着白恒长本事,我回京后看看有没有机会动手。不过说不定,也有其他人不服气不甘心,也同样想拖他后腿呢?”

  “白恒是不是很厉害?”

  “是。白恒在西北带兵,荒蛮之地,以凶悍著称。他本人也是擅长搏杀,出手果决,战功累累。他为人不错,没什么坏习惯,也没什么仇敌,朝中文武对他多有敬重,他对圣上也忠诚,是个很不错的人才。”

  程紫玉微微讶异李纯对白恒的高评价。

  “那他的武艺与你相比如何?”

  李纯顿了顿。

  “没比过。但应该不在我之下。尤其他带兵二十年,作战经验更丰富些。不过我比他年轻体力好,可能还要灵活些,所以真要交手,我大概也输不了。”

  “那我就放心了。”

  程紫玉紧紧搂了李纯腰,靠在了他怀里。

  许久,两人都没说话。

  程紫玉感觉心安,松懈下酒劲就上来了。可李纯整个人却有些僵。

  她的气息气味,她的手她的人,让他热血开始不受控,让他开始如坐针毡。可他却不想打破此刻的平和氛围。

  李纯垂首,见她呼吸渐渐平缓,独留他自己天人交战,忍不住一错牙。

  “你我大婚日,看我如何将多日利息一道讨回来!”他喃喃。

  她呵笑了一声,更叫他气笑。竟然没睡。

  “要多少利息,姑奶奶绝不还价!”借着酒劲,她反口调戏。

  倒是李纯一愣,一时间拿不准她是胡话还是自己又被反撩了?还姑奶奶?把她厉害的!

  “说过的话要算数。”他一口咬上她。

  “谁怂谁孙子!”

  李纯被撩的心火体火高涨,呼着要将她送回。

  可程紫玉却在笑。反正她如何也不可能成为孙子。

  总之输不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