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重燃

奥尔良烤鲟鱼堡

  • 都市

    类型
  • 2017.08.20上架
  • 184.19

    连载(字)

24.48万位书友共同开启《重燃》的都市之旅

盟主阿C_ 盟主只为烤鱼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光阴不散场

重燃 奥尔良烤鲟鱼堡 4562 2017.08.20 11:06

  究竟是庄周梦到变成了蝴蝶呢,还是蝴蝶梦到变成了庄周?

  程燃在课桌上睁开眼,明亮而有热度的日光正穿透第三层楼外齐高的老槐枝叶晒在自己的脸上。

  一颗不明物体以极快的速度且精确制导得命中他的额头,发出“啵!”一声和皮肉连着内里的骨骼碰撞后清脆的响声,弹向一旁。

  空气中弥漫着粉灰的味道,像是大战过后的诺曼底,比仁川登陆惨烈得多,程燃抬起头,旁边的同桌正以匪夷所思的目光歪着头张着眼盯着自己,眼睛弩张得仿佛正在观看恐怖片。

  程燃脑袋有些晕,似乎还没从漫长的梦中苏醒过来。

  他觉得同桌脸很面熟,但却一时想不起来。

  他记得之前那个酒局辗转大半个城市,从私院餐厅辗转金茂大厦八十层,一路杀到河滩的海鲜大排档,最后决战在好乐迪,你方唱罢我登场,各方人物划拳劝酒战得日月无光,时而是上司在耳边告诫,“小程啊,你得上啊,这个项目,就在此一搏了!”时而又是下属的声音,“老程,我要歇菜了,还是要靠你解围了……”

  而类似这样的酒局,连续奋战了三天三夜,中间他前后睡觉时间不足五个钟头,终于在最后的那一刻,他只觉得血液涌头,世界变成红色。

  酒局的人皆尽傻眼,最后呼喇簇拥上前,喊着他的名字的,拍打他脸庞的,这些声音伴随着天旋地转,那一刻他记得自己只有最后一个念头,“这该不是新闻里说的那种猝死吧!”

  而据说人死前大脑会衍生出很多奇特的梦境,难道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早知道自己的生命会以这样的方式终结,程燃保证自己会在那之前多捞几口饭菜,满肚子都是疲于奔命应酬的酒,饿死鬼多难看……

  当然后悔的还有很多,这只能被生活的战车捆绑着拖曳向前无法驻足喘息的人生。

  “程燃,你给老子站起来!”

  他抬起头来,看到自己正在中学的课堂上,教室总体略显陈旧,墙皮满是划痕和油漆剥落的斑驳,他的正前方讲台上,就是当年有“屠夫”之名的中学班主任李斩。

  之所以有这个绰号因为他在那个年代,就敢堂而皇之收学生家长的礼,而且心眼极小,把收了礼的,亲近他的,安排在最好的位置。

  没送礼的,或者他认为你在背后说他坏话的,或者他看不顺眼的,就以各种由头找你麻烦,穿小鞋,贬低数落。

  曾经就有个班上成绩好的女生,在他暗示后父母仍然不给他送礼,他就变着法冷嘲热讽的辱骂,导致那个女生成绩直线下滑,最终都走不出阴影。

  他的教鞭就是那种用作扫帚的毛竹细枝,挥舞起来嚯嚯生风,从来动手都是心狠手辣。

  所以学生们私下里给他取了贴切的绰号——“屠夫”。

  威震全校。

  以至于多年以后所有人回忆起来,仍然记得在他统治下初中三年的恐怖,恨之入骨。

  而现在,整个教室是如堕冰窟般的寒意。

  这就是回光返照的梦了……但是,为什么让自己梦到这个讨人烦的李屠夫?

  此刻李斩一手叉着腰,顶着中分头,一副“我看你要上天”的表情咬着嘴皮瞪着程燃,另一只手虚挥半空,显然刚才的粉笔头就是从他这只堪比唐门高手的手里掷出。

  在梦里面,他还是这么嚣张啊……

  旁边一个劲瞪着自己的同桌他想起来了,原来是俞晓,自己一个大院长大的好友之一,两人中学不仅一个班,而且还是同桌,是当年有名的两个“吠头子”。

  一起度过了很多没心没肺的日子,只不过大学天各一方,后来也就各自奔波前程,淹没在人海的洪荒之中。

  没想到居然还能梦到,可能是高强度的工作,让自己对过往有了许多怀念吧。

  程燃伸出手,当着全班在俞晓脸上拍了拍,微笑,“你小子。”

  俞晓摸着自己半边脸,张着嘴巴一脸惊恐的看着程燃,平时上课睡觉画画插科打诨也就算了,这可是屠夫的课啊!

  而且偏偏最触霉头的是这次中考模拟成绩下来,他们班在全市的排名比之以往都有所下降,这直接动到的就是李斩的蛋糕,要知道,最终中考成绩可是和他的奖金挂钩的!在李屠夫这里,要是动到他的利益,那可就是不得了的一件事。

  在今天星期五的班会课上,李屠夫气急败坏的挨个发试卷念成绩,找典型开刀。念了两遍程燃的名字还没有反应,才发现他在睡觉。

  就连平时班上的刺头,此刻都不得不心生佩服。

  “狗东西!你要造反!?”不出意料第一排桌前摞着的书一空,前排的学生来不及抗议,李斩顺手抄起一本大部头就朝着程燃砸过去。

  又是这一招!

  眼看着那本书“哗啦啦”剧烈破风来势汹汹,吃过很多次这种亏的程燃一抬手,那本飞到近前的“语文”大部头啪!一声,像是被绿巨人拍飞的彼得潘,从教室这一头飞到了另一头,偃旗息鼓的砸没在了一堆书本之间。

  那一瞬间,整个世界都仿佛窒了窒,就连李斩也愣住了。

  只是短短瞬间,他的脸色铁青起来,声音都带着一丝尊严被挑战的颤抖,“你还敢还手?”

  这还是李斩统治初中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敢还手,做这件事的偏偏还是平时看上去最温吞吞的程燃?

  给李斩的感觉,好像临近毕业,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挑战自己了?

  李斩冲下台,手上的那根让所有人脚底板心抠紧的毛竹细棍挥抖着,“摊出手来!”

  兴许是被梦的真实程度给吓到了,或者因为这么多年李斩的淫威在梦里也起了作用,亦或者想要验证什么,程燃在他面前将手摊了开来。

  啪!啪!啪!

  细毛竹棍发出数道破风声在他的手上几番兔起鹘落,看得全班呲牙咧嘴。手连着心的那种火辣辣赤条条的剧痛让程燃倒抽一口凉气,他开始动摇起对这一切是个梦的认知来。

  程然转头,窗户倒映出他的影子,在那些重影中,他能依稀分辨出现在的自己,一身干净的白衬衣,头发短飒,脑顶后侧面还有睡觉压翘起来的一截不羁碎发,身体瘦而颀长……这分明就是十五六岁的模样。

  这说到底还是个梦!

  既然是梦,自己也就无所谓了。

  李斩尤不解气,他要从人格尊严上给程燃以重创,他将手中一份试卷拍在程燃的桌上,阴阳怪气,“念到你成绩的时候你就睡着了!来,你大声给全班念出来!你临近毕业这最后一次的模拟考试多少分!?”

  程燃低头看着自己的试卷,他看到上面标注的是语文试卷,而成绩是——82!。

  程燃记起来,初中语文试卷是一百五十分的满分,要达到九十分,才勉强算得上及格。他连忙大致的翻了一下,看到最后作文只有“17”的红字,整个试卷可以说在得分上是折戟沉沙。

  而旁边的李斩看到他埋头不语,露出了一丝快意。

  “我、让、你、大声念出来!”

  看来自己如果是不念,面前这李屠夫是不依不饶了。

  程燃开口,“八十二……”

  “你在哭丧吗?每一项单独念!大声点!”李斩道。

  “选择题30分。填空题25分。阅读题10分……”

  “等一等!前面那些大分项我就不说了,这次模拟考阅读题这么简单送分的阅读理解,总分40你才得了10分……”李斩冷笑,“我去路边叫个拉三轮车的车夫来做,恐怕都比你得分高!”

  班上的同学很想笑,但此时却压抑得笑不出来。每个人都感同身受要是站在程燃角度此刻有多么惨烈。

  “接着念,你作文得了多少分啊,作文多少……”说着李斩不待程燃开口,他斜着眼扫着,率先当堂念起来,“作文……题目《展望我的未来》……得分17分!你到底有自知之明,晓得自己没什么未来!”

  李斩的表情外加这种逗唱般的贬损,这次终于有了笑声。

  李斩非常满意取得的效果,这次中考模拟班整体排名下滑,他其实是带着阴沉的心情的。今天当堂挨着念成绩,本就是要拿一些人开刀,而程燃好死不死自己撞上门来!

  程燃的家庭,也是属于他所谓那种“不肯为自己孩子付出,连跟老师搞好关系的成本都不舍得付,那我也没必要帮你们管孩子”的那类父母,所以李斩对程燃,自然也是从来看不是很顺眼的。

  于是他更加不依不饶,如雄鸡般走上讲台,摊开讲桌的花名册,用一根手指在上面梳理,“来来来!让我们看看,你程燃这次模拟考的全科成绩和排名……”

  “这里!语文,82,智障!数学89,低能!英语120,物理化学90,思想政治,100分满分你考了41分,总分——光荣的420分!年级排名——倒数一百多位!就这个智商,你还想考进我们一中省重点的高中部?我看你中学毕业了就赶紧去买个板车,给人拉煤吧!”

  即便是在梦里,程燃还是想着留一线,但是此时李斩的得寸进尺,让程然终于忍不住,内心一股曾经中学时压抑的邪火腾得冒了起来。

  他看着李斩,整个人仿佛都不一样了,冷笑道,“纠正你一个错误,刚才我的总分是422分,不是420分。李老师,你说我模拟考这个成绩哪都考不上只能去拉煤……那能不能跟我们说说,你当年的中考成绩,又是多少?”

  程燃此时与众不同的气质,敢前所未有的顶嘴反问,让李斩一时措手不及,感觉他不是在面对自己的学生,而是另一个陌生的灵魂。

  李斩自然而然的从齿缝里嘁出声来,“我当年的成绩,当然是你无法比的!”

  “是吗?”程燃那张清逸的脸笑起来,“当然没法比,因为你当时,是被开除了。”

  此言一出,李斩怔在当场!他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惶然四下张望,看到那些学生的目光,他不确定这件事从哪里传出来的,但这可是他巨大的秘密,他知道自己风评不好,学生和教师办公室有时私下里也会议论他,学生他当然变着法可以整治,但这惊人的真相是从哪里得来的?

  他声音明显慌了许多,“你听谁说的,你听哪个胡说八道?你们从哪个的办公室里听来这些放屁的话?私底下传这种事的人简直蛇蝎心肠!”

  他又指向程燃,“你蛇蝎心肠!”

  平时李斩的模样何等霸道,此时的表情,反映到全班,所有人立即明白了,程燃所说的,十有八九都是真的了。

  但无数人也都震惊不已,程燃怎么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

  其实这件事是程燃工作以后,很多对李斩不满的同学那里听说来的,当年心里有阴影的同学说起李斩的黑历史,才发现他曾经因为校外斗殴被开除,后面走了关系,换了个学名返校。得知这件事,所有同学都大骂误人子弟,想到他平时那副样子,更是牙痒痒。就是可惜了没人再把他当年的成绩拍在他趾高气昂的脸上打脸。

  “你当时被开除都能进一中……你说我不能堂堂正正考上?”

  “我要是考上了怎么办,我要是明天中了五百万怎么办,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白日梦给你做,”李斩在电光火石之间,。揪着程燃这句话,他突然冷静下来,声音带着透彻的寒意,笑容像是在死人的脸上贴了副面具,“不要胡说八道了,不如我们来打个赌……你要是考上了,我向你道歉。要是你考不上,你就在毕业前夕对污蔑老师当全校做检讨,我会扣下你毕业证,等你做到了,我还你!”

  程燃眼神很清澈,带着笑意,就是在梦里,他也要让李斩下不来台。

  “道歉就不必了,我也不想接受虚假的恭维,你今天不止羞辱我,还连带了班上很多人吧………既然连被开除的你也能当上老师,那刚才被你连番羞辱的我,也能成你老师,不如,你到时候就叫我一声老师,怎么样?”

  程燃疯了吧,这是全班第一个念头。一中是山海市最好的学校,高中部更是省级重点,每年分数线都在600多分上下,全市七所中学最顶尖的学生,想进来可是过独木桥。而以程燃平时四百多分,就是加上体育满分50分,也不到五百分的成绩,就想要在最后一个月时间里,冲到高中部录取线?

  这不是说大话发梦颠是什么。可惜啊可惜,这个程燃是憋坏了,被李斩逼疯了。

  李斩整张脸已经雷云密布,他看着程燃,那是一种完全陌生的,像是被人揭露了阴暗面撕破脸皮的苍白。

  片刻后,他森然的脸反倒笑了起来,但让全班观者背脊冷气直冒,“程燃,你要对你所说的话负责!我不要你道歉,我要你在毕业时,当着全校检讨!而且还要把这件事,写进你的档案里!以后……你不要怪我!”

  这何止是诛心,简直就是诛人了,如果程燃当全校检讨,再被写进档案里,以后这个污点就会跟着伴随着他一生,好的大学,好的工作,都基本无缘!李斩,这是要革了他程燃的命啊!

  班上有些精明的学生不由得暗暗摇头,姜还是老的辣,程燃是上了李斩的套了!

  程燃点头,“好!随便你。”

  这种态度又让李斩险些吐一口血。

  这个时候,下课铃蓦然打响。

  全班如逢大赦,恨不得呈鸟兽散。

  但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一个历史诞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